溪水边书屋
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魔法 > 旧日音乐家 > 第一乐章 唤醒之诗(2):学妹

第一乐章 唤醒之诗(2):学妹(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盗天 重生九一从娶媳妇开始 一人之上清黄庭 我做舔狗都怪系统 恶仙 极品回春大国医 重生之游戏开拓者 农女不强天不容 大理寺小饭堂 带三只废柴崽崽,携空间称霸兽世!

“怎么回事,演务部清场的时候怎么还漏了一位呢?”

穿黑色制服的女性工作人员直到重新锁好寄存柜,仍在那里疑惑地自言自语。

又转头再次看了一眼站在检票厅大理石墙前的范宁。

是身穿灰色夹克、背双肩书包、低头持手机的帅哥一枚无疑。

不甚明亮的光线下,范宁借着光滑的墙面,打量着自己依稀可见的身影面容。

他突然觉得自己在蓝星和旧工业世界的外貌,虽然乍一看前者偏东方后者偏西方,但若抛开发型、瞳色和衣着的干扰,好像有挺多本质上的神似之处。

“如果我穿成这样去和希兰见面,她能不能认出我?是熟悉还是陌生?是会觉得好看还是觉得特别奇怪?”

深秋的夜晚有些冷,下音乐厅台阶时,范宁打了个喷嚏。

市中心的噪音永远是柔缓而绵密的,此处站立的视野高而开阔,能看到立交桥上的车灯洪流,夜晚的远空中尽是霓虹灯的散射光芒,

在打出那四个字后,他直接切走钉钉,进入打车软件,准备回到租房。

如果旧工业世界只是一场体感上近两年的梦,自己兜兜转转一圈还是回到了蓝星的真实世界的话,他明天就可以去公司现场演示鱿鱼的烹饪技巧了。

抛开脑海里的神秘学和奇怪语言知识不谈,抛开一堆异界大师的艺术作品记忆不谈,自己单单凭着现在“伟大”级别的钢琴与指挥家水准,或单单把“巨人”、“复活”两部交响曲整理发表,都足以叩开蓝星上最顶级音乐学院的教职大门。

手机上方的钉钉和微信弹窗,仍在不断冒出同事们惊为天人的私聊询问,和领导出离愤怒的@质问。

向人民企业家致以诚挚问候这件事,对于现在的范宁而言,引起不了他什么心理波动,但他还是盯着手机拧紧了眉头。

“细节这么丰富?我不会真的回到了蓝星吧。”

如果是这样,来自旧工业世界的如此艰深的音乐和神秘学知识……在巴赫的音乐会上做个梦就能获得,无疑有点荒唐。

那些记忆太庞大、太纷繁、太系统,甚至更加刻骨铭心,如果说这是梦的话,他觉得这比自己穿越之初时,审视起自己蓝星上的记忆来还要荒唐。

所以才会在困惑之余感到这么警惕。

他坐上了网约车的后排。

比起这些细节上的试探,回到租房后还有个办法,也许有更大的可能性发现什么。

入梦。

时间已近0点,汽车在高架桥上飞驰。

城市灯火如梭子般倒退,半边弯月挂在黑夜高空。

恍惚间一刻,范宁看到月亮表面撕开了一小道豁口,对着自己眨了下眼。

令人心悸的惊怖感击穿全身,他猛然甩了甩头,再度抬头时却未见异常。

回味刚才的感受,倒像是云层和灯光变幻间的错觉。

“从古语到现代语,‘午’的含义经过了漫长而丰富的变化……”

莫名其妙的往日念头闪过,范宁收回朝车窗外的目光,落在了手中曲目单上。

是巴赫的室内乐音乐会。

「对位法1:四声部赋格」「对位法2:四声部赋格」……

「对位法10:四声部三重赋格」「对位法11:八度卡农」「对位法12:逆行扩大卡农」……

「对位法18和19:三声部镜像赋格」「对位法20和21:双古钢琴镜像赋格」「对位法22:四声部四重赋格(终曲,未完成)」……

《赋格的艺术》,bwv.1080。

巴赫创作生涯中的最后一部作品,也算是穿越前的自己,在蓝星的音乐会上听到的最后一次现场。

《赋格的艺术》全曲共22条(首),尽皆基于一条极为简单的d小调主题发展而来,巴赫似乎是想以有限的素材和灵感,极尽发掘对位法写作的所有可能性,它不为任何指定乐器而作,仅表现纯粹抽象的音乐关系,“今晚”的演奏方式是弦乐四重奏或钢琴三重奏。

如果说《哥德堡变奏曲》是一座宏伟的音乐教堂,那么《赋格的艺术》应当是嵌于穹顶的那颗源自辉光的明珠,它被看作是这位“掌炬者”在晚年对艺术探索的最后总结,被看作是人类复调音乐史上的最高峰。

但可惜的是,最为感人肺腑,最为宏大艰深,神性最为强烈的第22条赋格终曲,处于未完成状态。

后世有无数音乐大师和学者试图将第22条写完,也诞生过好几个补遗版本,但都无一例外无法接续其强烈的神性,无法将这部作品带去大圆满的终局。

这是人类音乐史上的最大遗憾之一,每次听到那音符戛然而止的瞬间,范宁都扼腕叹息这是自己“生来最绝望的永不可得”。

每每念及《赋格的艺术》,心中就有无数思绪流淌。

不过他这下同时想到了什么,重新解锁手机,打开与自己老爹范辰巽的微信聊天界面。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从狐妖开始穿越诸天 烬尘录 醉梦酒馆 永夜神行 踏天之主 仙途帝路 大道圣主 亘古至尊 吾女有大帝之资 龙神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