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边书屋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军事 > 扼元 > 第三十一章 长远(下)

第三十一章 长远(下)(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高山果园 这个道士有点凶 完美之十凶再起 奥特曼之开局获得贝利亚勋章 重生年代不做贤妻 快穿之炮灰她选择种田 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 元灵之祖 西游,我体内有九只金乌 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

似韩人庆这样的武人,一旦下定决心,就不是言语所能说服。或许他留在滱河畔等待的目的,就只是把仅剩的部下托付给郭宁。

所以李霆悻悻回来,并没有能带回韩人庆。

而当他走到营地的时候,正看见韩煊的部下将无头的尸体拖到河堤,然后一脚踢下去。尸体脖腔里的血水流淌,混合进河滩上的泥水,一并涌进河里。血腥气顺着河道弥漫,下游某处湖沼方向,有一群狼被这气味吸引了,发出嚎叫。

“六郎,这些脑袋怎么办?”韩煊问道。

郭宁的神情不见喜怒,沉声道:“你带几个人,将之扔到故城店前头就行。”

“好。”

韩煊收束了身上轻甲、刀盾,带两人,每人拎几个脑袋,一路淅淅沥沥地往上游去了。

这命令下得有些突兀,但郭宁能在溃兵中赚下老大的声名,难道是靠温文尔雅得来的?他本就敢杀也好杀,是此时身边诸人肃然,没有谁敢出来劝阻。

李霆走近几步,轻声问道:“怎么了?”

骆和尚已从帐里出来,探看了一圈,很悠然的模样。听得李霆询问,他打了个哈欠,轻描淡写地道:“一命还一命,理所应当。”

李霆嘿了一声,待要往自家帐子去。

骆和尚又打个哈欠,道:“等着,郭六郎有事吩咐。”

郭宁一直站在原地。

他的脚下是溢流的血。身边惊恐万状的俘虏们,有的露出讨好表情,有的神情狰狞,喉咙发出低沉的声音,像在怒骂。这些人现在的可怜可悲,与此前手持刀斧时的凶悍恰成对比,所以郭宁全不理会他们。

他用手掌撑着栅栏,手指轻轻敲打了几下。

他早年在昌州读书时一旦陷入思考,就会不停活动手指。后来戎马倥惚,需要紧急决断的时候多,徐徐细思的时候少,这习惯被抛在了脑后。

但此时此刻,十一颗脑袋落地,郭宁的满腔火气被发泄过了,这习惯又被捡了回来。

身边的将士们侍立不动,都在等待郭宁下一个命令。

次日午时。

天空层云密布,日光有些阴暗。

换了身便服的杨安儿勒马于故城店以北,平静地看着汲君立等人踉踉跄跄回来。

先前国咬儿答应郭宁,说己方将会遣出足够分量的人物与郭宁细谈。结果,杨安儿亲自来了,而且直接就答应了郭宁的条件。于是两家各自布开队列,等着俘虏们被放还。

汲君立等人,这时候浑身污痕斑斑,蓬头垢面,煞是狼狈。有些人见到杨安儿,便羞惭异常。

杨安儿早早地跳下马,把他们一一扶起。看他的神色,仿佛眼前并不是被释放的俘虏,而是一群迎接得胜归来的将士,一举一动都带着格外的尊重和赞赏,一个个地问他们,肚子饿不饿?要不要用些酒食压惊?

此举只有让汲君立更加羞愧。他隔着老远便跪倒在地,膝行而前。又连连叩首,额头撞得坚硬的地面咚咚作响。

杨安儿三步并作两步上去搀扶,不顾汲君立身上的臭气,拍着他的后背,连声道:“回来就好!”

他待要再说什么,杨友在后头冷哼一声,扬鞭指示着道:“叔父,你看那郭宁就在对面,阵势松散无备。我领一百铁骑冲上去,枭他首级回来!”

杨安儿脸上的无奈神色一闪而逝。他摇了摇头:“不必。”

说完,他继续安抚汲君立,只三五句话,就让这粗猛军汉号啕大哭,抹着泪往后头去了。

冲一次,不是不可以,但没有必要,也没有把握。

杨安儿翻身上马,向杨友指示的方向眺望。

故城店周边,除了高林坡以外,没什么地形阻隔。杨安儿骑着高头大马,视野开阔,一览无遗。远处溃兵们结成的阵势,清清楚楚,似乎确实有些松散,也不见有什么埋伏。

那种松散,绝非因为缺乏训练和经验造成的,而是因为阵列中每个人都是经验丰富的战士。他们见多了厮杀战场,养成一股剽悍轻死的气势;所以面对这等小场面,骨子里便透出一股子慵懒情绪,提不起精神。

真是可惜。这样的敢战老卒如果能为我所用……

罢了。

大事箭在弦上,自己亲往故城店走这一趟,诚属无奈。若再生出什么牵掣手脚的新麻烦,那是万万不划算的。郭宁这小儿,已把这些都算准了!

杨安儿眯起眼睛,再眺望一阵。

这两年他开始感觉到了衰老,比如眼神就不似年轻时锐利。虽然竭力观瞧,也没看到那个被许多人提起的昌州郭宁在哪里。

约莫是队列中间,那个身着灰白戎袍的高个子吧?但面容实在是分辨不清。

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告诉杨安儿,郭宁绝不是大金国的忠臣。他的所作所为,绝不是为了大金,而是为了他自己的谋划。此番我若起事成功,说不定,日后还有与此人在疆场会面的机会吧。

“为长远计,不要纠缠了!”杨安儿叹了一声,勒马盘转。

杨友仍不死心。毕竟郭宁最初是他的任务目标,如今闹到如此结局,他总觉得有些灰头土脸。他想了想,连忙又道:“叔父,叔父!那可是好几十人的损失!那都是咱们得力的部下!我们不妨假意退走,然后绕道容城方向度过滱河,包抄侧翼,给他们来个狠的?”

“傻子!你住嘴!”杨安儿身旁,有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骑士忍不住叱了句,嗓音很是清脆。

杨友好像有些惧怕这少年骑士,当下噤声不语。

一行人沿着大路徐徐往北,走了好一阵,杨安儿才道:“小九想要立功的劲头很好。回到定兴县以后,唐括合打的脑袋,便由你负责取来,如何?”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南望王师又一年 我岳父是李世民 三国寻龙记 大国针灸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一品权臣 噬灭悍刀行 宣夜:东周 唐朝好地主:天子元从 回到三国之逐鹿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