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边书屋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军事 > 扼元 > 第四十一章 并肩(下)

第四十一章 并肩(下)(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高山果园 这个道士有点凶 完美之十凶再起 奥特曼之开局获得贝利亚勋章 重生年代不做贤妻 快穿之炮灰她选择种田 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 元灵之祖 西游,我体内有九只金乌 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

当湿地方向沉厚雄浑的鼓声,忽然响彻天空的时候,靖安民正在岐沟东面的岐沟关旧址,与亲信部下郝端等人商议,陪同在侧的还有徐瑨。

胡沙虎忽然率军到此,使得原本规划妥当的局面忽然失控。靖安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姑且按照此前的约定,安排两军各自潜伏。

他本人就是谙熟涿州地形,徐瑨更是出了名的地里鬼,所以为郭宁所部安排的藏身之处,很是妥当,自家本部所取的位置更是妥善。

岐沟河又唤作运粮河,乃是唐代北方的粮秣转运通道之一,中唐时,岐沟河东安曾设一关,名曰岐沟关,关城宽长皆一百三十丈,高有四丈,可谓雄关险隘。

靖安民所部便藏身在岐沟关旧址后头干涸的岐沟里,距离范阳城大约二十里。岐沟的旧河道在此地有个转折,形成一片形如簸萁的滩地,开口向南。他在这里调度兵力,无论进退攻守,都很得宜。所以靖安民与部属们细细商议对策,倒也不是很急。

可他真没想到,郭宁所部忽然擂鼓出兵!

靖安民所在的位置,距离郭宁所部稍微远了点。这个消息,还是他遣在外头的斥候回来通报的。靖安民本来不信,待到听闻鼓声隆隆,这才慌忙又派探马,查看郭宁的动向。

杨安儿和胡沙虎两个,正如狼虎相争的时候,己方坐观成败,犹不心安。郭宁这突如其来之举,又给本来微妙的局面带入了新的变数。

“郭六想干什么?“靖安民探手拽过徐瑨,大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么胡来,事前不打招呼的吗?”

徐瑨也满脸迷惑,如何答得出?

“嘿!”靖安民恼怒地把徐瑨推开数步。

靖安民的得力助手郝端扶了徐瑨一把,沉声道:“这会儿郭六忽然起兵,或者助杨安儿,或者助胡沙虎。助杨安儿,就代表他早有准备,打算藉此机会造反……只瞒着我们吧?”

徐瑨习惯了在诸多势力首领之间和稀泥,闻言下意识地连连摇头:“这倒不至于……”

“那,他就是襄助胡沙虎?那就更麻烦了!胡沙虎那厮,许了郭宁什么好处?难道说,河北数州之地少了杨安儿这头狼,又会凭空多出一头恶虎吗?还是与胡沙虎这种人有牵连的、心机极深的恶虎?”

此前两家共商对策,己方的全部谋划,郭宁都很清楚,那些想法,离明目张胆造反也只差一线而已。若郭宁投了朝廷……他给出的投名状岂止杨安儿一人?河北各地的豪杰,还有活路么?

郝端说到这里,自己都惊了。他只觉得两脚发软,连忙扶着砖墙,稳住身形。因为动作太大,年久失修的砖墙上,墙皮簌簌地往下掉。

缓过一口气,他强自镇定神色,急转目去看靖安民。

靖安民的面色也不好,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听他慢慢地道:“郭六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以我看来,此人性子磊落,不像是出卖朋友的人。”

顿了顿,他又道:“不过,领兵在外,咱们须得谨慎。马豹!”

守寨提控马豹应声而出:“在!”

“你领我部的步卒,沿岐沟向南退出五里,整队待命,随时接应。”

“是!”马豹领命去了。

靖安民环视身边诸人,再看看后头全副武装的精锐骑士百名:“我们就在这里,看一看形势。”

没过多久,前头禀报说,探马领着一名骑士回来。那骑士自称,乃是郭宁的部下汪世显。

靖安民连忙找个土台,自家居高临下俯视,又向部属们使个了眼色,让众人威风凛凛簇拥,个个挺胸凸肚,虎视眈眈。

汪世显才走到近处,靖安民便大声喝道:“你家郭六何以如此鲁莽?他要做什么,都不通报友军的么?”

汪世显向靖安民躬身施礼:“战机稍纵即逝,怎可拖延?何况,我正是受了郎君的委托,前来告知。”

“告知什么?”郝端喝问。

汪世显瞥了郝端一眼,也不矫饰,只简单复述郭宁的原话:“我家郎君说,想要的东西,得靠手中的刀剑去取,而不是坐观、祈求,手中既然握持刀剑,沾一点血也无妨。”

“六郎什么意思?”

“趁着杨安儿与胡沙虎正在死斗,郎君决意先入范阳!”

众人哗然。

范阳?

范阳!

他来此地,本是助战、助威的,结果,他要先入范阳!

好个郭宁,他是想来个反客为主,虎口夺食!

靖安民一下子就明白了郭宁的意图。他霍然起身,逼问:“郭六郎有意范阳城?那与造反何异?拿下城池以后,城外之敌,又该如何对付?”

“我家六郎说,兵荒马乱之际,我等河北义勇入城协防,乃是理所当然之举。只消我们据有范阳在手,无论杨安儿还是胡沙虎,都对我们无可奈何。”

汪世显昂起头,大声道:“我们已经不是当年的边疆军卒了,难道那些将军、元帅,还能让我们跪下怎地?那胡沙虎自己,也是个被贬官罢职的,他所依仗的,无非兵强马壮……我们也兵强马壮!他待怎样!”

靖安民一时默然。

郝端等人面面相觑。

好家伙。那胡沙虎,乃是大金国屈指可数的猛将、名将,南征北战,声威赫赫。当年以右副元帅的身份参予北疆军机,领数十万众,他打个喷嚏,中都都有反应,捏死靖安民、郭宁之流,便如捏死一个蚂蚁。

这等人物,再怎么仕途不利,余威犹在,而且还铺天盖地般骇人。

所以见他忽然抵达,众人无不色变,一时间人人犹豫。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南望王师又一年 我岳父是李世民 三国寻龙记 大国针灸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一品权臣 噬灭悍刀行 宣夜:东周 唐朝好地主:天子元从 回到三国之逐鹿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