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边书屋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军事 > 扼元 > 第九十一章 轻骑(下)

第九十一章 轻骑(下)(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高山果园 这个道士有点凶 完美之十凶再起 奥特曼之开局获得贝利亚勋章 重生年代不做贤妻 快穿之炮灰她选择种田 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 元灵之祖 西游,我体内有九只金乌 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

跟在徐瑨身旁的一名骑士,是他的心腹之人,身手更是出众。空中箭矢呼啸之声方起,他便一个镫里藏身,存身蜷曲于马匹的侧面避箭。

然而一支沉重的蛇骨箭斜刺里飞来,正正地扎进了战马的眼眶,箭簇直贯入脑, 粗大的箭杆将战马的眼珠整个崩飞出来。

马匹哀鸣一声,猛地甩动脖颈,前蹄跪地栽倒。攀在马匹侧面的人顿时从前面飞了出去,撞进了一片芦苇丛中。

徐瑨的肋侧也被一箭擦过,拉出了长长的伤口,鲜血瞬间染红了半边马鞍, 他的战马同样中箭了,后腿已经一瘸一拐,显然支撑不住。

好在从骑的缰绳还揽在鞍桥桩头上, 他连忙解开缰绳,奋力跳下马。此时原来的坐骑已然跑不动了,他扶着马鞍踉跄狂奔几步,又纵身跃上从马,连连挥鞭。

从马长嘶一声,陡然窜起加速。

徐瑨的骑术很不错,但自家能如此矫健,往常连想都不敢想。今日这般,真是超水平发挥。

他掠过芦苇丛的时候,看见自家的部属蹒跚着爬出来。那汉子的一条腿约莫是断了,于是干脆扶着灌木,拔出腰刀怒吼挑战。

徐瑨顾不得他,俯身继续催马, 紧赶着前头骆和尚的身影。

后头那部属的喊声忽然中断, 徐瑨没敢回头看……一直到这时候,他也没看见蒙古轻骑在哪里, 可跟他一起来到遂州的伙伴,那都是他部下精明强干之人,已经在他眼前死了好几个!

徐瑨猛地捶了捶胸口,几欲吐血,他后悔地想到,方才就不该休息。要是多跑个半刻,说不定就能甩开敌骑!

其实他还是想左了。

问题不在于此前的休息,而在于蒙古哨骑的数量,比骆和尚预想中更多。

很显然,紫荆关那边,一定是出了大问题。所以蒙古军大举南下全无阻碍,其主力已然进入河北地界。

而作为全军前哨的阿勒斤赤兵分数路,早就已经铺开巨大的正面,深入了塘泊地带。

骆和尚可以断定,至少有两支骑队,是看到狼烟燃起之后,才从前头兜转过来攻杀的。

某种角度来想,他们既然兜转回来,那抵达馈军河营地乃至安州的时间就被拖慢了, 这是好事。

至于眼前……

塘泊湖泽对蒙古哨骑来说,并不见得有多少阻碍作用。当年宋辽之间的塘泊防线是由湖泊、河沟和军事据点错落构成的, 如今军事据点早已废弃,单纯的水域并非天险。

而蒙古草原的地形并不简单,草原上同样有湖泊沼泽,有山峦起伏。能够担任阿勒斤赤的蒙古骑手,个个都是精擅于复杂地形穿插追踪的好手。

所以,不能纠缠,不能停留,只能竭力奔走,趁着包围圈远未成型,从罗网的间隙中脱身。

这样的情形,去年骆和尚从西京大同府一路溃入河北时,已然经历过一次。虽说那时的记忆宛如噩梦,如今也无非再来一次罢了。

骆和尚很有经验了,深知这时候稍有迟疑犹豫,结局就是一个死。所以他毫不停顿,催马冲在队伍最前。

他的战马,当然是挑选过、脚力强健的好马。怎奈他这些日子饮食上头甚是宽裕,人胖了,身子沉了。战马狂奔到这时,已然喘息沉重,鼻孔喷着白气。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南望王师又一年 我岳父是李世民 三国寻龙记 大国针灸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一品权臣 噬灭悍刀行 宣夜:东周 唐朝好地主:天子元从 回到三国之逐鹿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