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边书屋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军事 > 扼元 > 第二百二十八章 烟消(下)

第二百二十八章 烟消(下)(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高山果园 这个道士有点凶 完美之十凶再起 奥特曼之开局获得贝利亚勋章 重生年代不做贤妻 快穿之炮灰她选择种田 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 元灵之祖 西游,我体内有九只金乌 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

那士卒的伤势很重。

他强打起精神来,说了几句,便神情困倦,上下眼皮往一处碰。

郭宁从旁边取了个木枕,放在他的脑后,慢慢松开托着他脖颈的手掌。

刚松手,那士卒警觉地猛睁眼:“节帅!节帅!还有件事!”

“我在。”

“梁阔也被压着呢,他和我一起的,被压着的时候,还和我说话呢,得救他!赶紧的!”

郭宁向四周看了看,一名匆匆赶来的军官站在那士卒看不到的地方,摇了摇头。

郭宁脸上的神情不变,和气地道:“好,好,是叫梁阔,对么?我记得他,一定会找到他。”

那士卒骤然放心,整个人瘫软下去。

“梁阔分到的田地比我强些,不过我养了猪呢!我家娘子做得一手好烧猪肉。打完仗了,可以请他吃,请大家吃……”

他闭着眼睛,嘴里还在嘟囔,声音越说越轻,最后呼吸细弱地睡着了。

郭宁默然半晌,往营帐外头走两步,招来那军官:“怎么讲?”

“这伤员名叫葛青疏,他和他的同伴梁阔,都是咱们在山东新招的士卒。他二人所在的望楼,先后两次发现蒙古军的突袭,功劳极大。”

那军官谨慎地道:“不过,我们发现葛青疏的时候,他和梁阔两人都被压在坍塌的望楼之下,那梁阔胸膛被巨木所压,脏腑、骨骼俱碎,早就死了……葛青疏是在说胡话呢。”

顿了顿,见郭宁不语,军官忍不住又道:“节帅,这次厮杀,营垒里百姓的损失,汪指挥使部下那么多新兵的损失,真是惨烈!咱们……”

郭宁点了点头,示意他不必多说。

这军官有些沮丧,这是必然的。营垒内外,但凡亲眼目睹己方死伤之人,难免都有些沮丧。为了这场胜利,太多人付出了全部。

郭宁垂首看了看,脚下的地面湿漉漉的,是不知从哪里漫溢的血水。一把断裂的长刀被他踏在脚底,长刀的锋刃一端,贴着半只被斩下的手掌。

那手掌上布满了茧子,是一个农人的手掌。

“节帅,节帅,让一让!让开!”

有人在旁叫道。

郭宁抬头,见到一个医官狂奔而来,跑得汗流浃背。身后几名士卒,每两人抬着一具担架。

当日郭宁在馈军河营地驻扎,这医官就随军行动。他是郭宁的熟人,素来性子急躁,曾泼了安州刺史徒单航一瓢凉水的,故而言语不太客气。

郭宁连忙闪开。

一行人沿着道路一溜烟狂奔入内,以至于郭宁没看清担架上的人。他只看到担架经过,在地面留下新鲜的血迹;只听到无意识的呻吟,还有痛苦到极点却强自压抑的惨哼。

郭宁在河北塘泊间的那场梦境里,对于急救、消毒的注意事项,有些记忆保存至今。这几个月里,他也陆续把这些要点分享给了医官们。但医官们的医术,似乎远远及不上梦境中那般。

所以,这些重伤员们,多半都是要死的,郭宁对此不报太大希望。

这场大战,己方的折损确实惨烈,这与郭宁采取的策略相关。郭宁需要己方的各部兵力不断牵制敌人的注意力,以此来创造最后一击的机会。故而,有许多军民或主动或被动地,与前所未见的强大敌人进行对抗。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我被李二坑成了驸马 南望王师又一年 我岳父是李世民 三国寻龙记 大国针灸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一品权臣 噬灭悍刀行 宣夜:东周 唐朝好地主:天子元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