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边书屋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军事 > 扼元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发配(下)

第三百二十七章 发配(下)(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高山果园 这个道士有点凶 完美之十凶再起 奥特曼之开局获得贝利亚勋章 重生年代不做贤妻 快穿之炮灰她选择种田 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 元灵之祖 西游,我体内有九只金乌 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

“我……我……”</p>

张阡抬头看看郭宁的脸色,咽了口唾沫:“节帅,我来找徐参军,咳咳,有事,有事……”</p>

郭宁想到自家还有一堆文书要看,当下摆了摆手:“那你等着吧!他去监斩,一会儿就回!”</p>

“已经开始杀人了?”张阡失声问道。</p>

郭宁冷笑:“杀人之后,还要抄家,还要传首各司各署,以儆效尤呢!”</p>

张阡惨叫一声,扑在郭宁身前,冬冬地磕头:“节帅饶命啊!”</p>

这动作,反倒把郭宁吓了一跳:“你这厮,又闹了什么事出来?怎么就要饶命了?”</p>

张阡抬起头来,张了张嘴,喃喃道:“末将,末将治军不严,所辖三处关卡哨所值守兵丁懈怠……可是,可是……”</p>

“啊?”郭宁脸色茫然。</p>

张阡咬了咬牙:“可那无关普通士卒的事,那几名将士都是战场杀敌的好汉子,他们如此松懈,全是我这个都将没有好好督促,没有严格执行军法!是我的罪过!节帅若要惩处,砍我的头也行,抄我的家也行,只求饶了那几个士卒!”</p>

这番话说完,他身后几名中尉和牌子头也都跪倒,七嘴八舌道:“无关都将的事,是我们治军不力!”</p>

这几人恳请的时候,张阡继续涕泪交流,跪倒磕头。</p>

节帅府的正堂前头,兼做检阅演武所用,地方开阔,铺着平整青砖。张阡这几个头冬冬地磕下去,用力很勐,额头顿时肿了,连带着脸上那道刀疤也紫里透红,肿了起来。</p>

张阡和兄长张郊两人,都是河北溃军出身,都随郭宁出生入死,打过硬仗、恶仗。此前据守海仓镇的时候,张郊所部尽数战死,全没有后退半步。而张阡接替兄长的职务继续死战,是战后被医官从死人堆里挖出来的。</p>

张阡本来相貌甚是英俊,如今脸上这道狰狞疤,便是在那一战中留下的,当时刀锋再往里一寸,他整张脸都要被噼成两半了。</p>

郭宁见他这副模样,倒有些不落忍,当下止步回来:“徐瑨去监斩,杀的是贪墨土地、压榨百姓的贪官,不是你部那几个小卒。”</p>

“啊?”张阡抹了抹脸,抬起头。</p>

郭宁抬脚虚踢:“这副样子太丑了,你给我在偏厅等着,等徐瑨回来,再去问他!”</p>

“是,是。”</p>

张阡带着几个部属屁滚尿流去了。</p>

过半个时辰,日头西沉,夜幕降下。徐瑨回来缴令:“节帅,人已经斩了。首级先在录事司传过,明日呈到政务司那边,后天携往登州都指挥使司。”</p>

郭宁微微颔首:“录事司的诸位,看过了以后,作何反应?”</p>

“有两人自承失察,甘受严惩,另外,我……”</p>

郭宁举手示意徐瑨不必再说:“怎么惩罚,你看着办,我就不插手了。记住,只此一回,下不为例。”</p>

徐瑨心情稍稍放松,深深作揖:“遵命……多谢节帅。”</p>

他这么急急地奔回掖县,就是为了这桩事。郭宁说到这程度,便是无意太过株连,给了徐瑨戴罪立功的机会。想来在政务司和登州那边的几位,只要自家晓事,脑袋总归还会留在脖颈上。</p>

正待离去,却听郭宁又问:“张阡又惹了什么麻烦?我看他着急上火的来找你,就差没在节帅府前跪门。”</p>

徐瑨连忙把今天遇见的情形说了。</p>

郭宁摇了摇头:“此事我有计较了,你去把这厮叫来。”</p>

徐瑨带了张阡来。张阡又是“噗通”一声在郭宁的桌桉前跪倒。</p>

郭宁冷笑一声:“跪得倒是爽利。”</p>

张阡垂首不语。</p>

“你这个都将,是什么情况下当上的,还记得么?”</p>

“禀节帅,末将记得,是在禁闭两日之后。”</p>

“当时我怎么和你说的?”</p>

“节帅要我今后自律,胡话不能乱说,做人不可轻佻。”</p>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南望王师又一年 我岳父是李世民 三国寻龙记 大国针灸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一品权臣 噬灭悍刀行 宣夜:东周 唐朝好地主:天子元从 回到三国之逐鹿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