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边书屋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军事 > 扼元 > 第三百四十六章 顺利(上)

第三百四十六章 顺利(上)(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高山果园 这个道士有点凶 完美之十凶再起 奥特曼之开局获得贝利亚勋章 重生年代不做贤妻 快穿之炮灰她选择种田 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 元灵之祖 西游,我体内有九只金乌 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

沙场上大将用人,最是复杂且难以预料结果。而人本身,更是复杂多变。自古以来,鲜有哪个首领或者政权能够自上而下,以有力的手段强行统一每个人的想法,于是不到关键时候,便很难真正了解某一项用人是否妥当。

便如此刻,负责牵扯后队的野女真人个个努力,但他们终究粗疏松散惯了。一不留神,负责探看敌情、为己方“劳军”队伍压阵的蒲鲜出台,便窜到了林地之后。

他一来,便发现己方前队尽灭。

这时候,如果换了一个寻常的咸平府小卒在此,立即就会纵声高喊,惊动后队。一旦后队逃散,咸平府中眺望的同伴、乃至遣出城外的斥候骑兵顿时觑见端倪,哪怕这支伪装出的劳军队伍尽丧,城中至少能明白,纥石烈桓端有备而来,乃是大敌。

偏偏蒲鲜出台不是寻常小卒。

他素来武艺精强,艺高人胆大,近几年在蒲鲜万奴麾下屡建功勋,以一个胡里改人的卑贱身份,做到咸平府的十一个勐安勃极烈之一,成了大金国辽东宣抚使的义子。

在这个过程里,他的地位渐高,见识渐广,生活中的享乐也渐渐多了。虽在外人眼中,他仍然凶悍异常,保持着胡里改女真全然无视生死的态度,其实他已经渐渐明白了活着的快乐,开始懂得了重视自家的性命。

此刻,他虽然被惊得发蒙,却并不立即发声,而是下意识地选择全身而退的法子。

他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所以觉得,那应该不是很难。

毕竟有这么座小小林地在,这既是敌人下手的倚仗,也是自己脱身的依仗,只消藉着林木的掩护,沿着蜿蜒小路往后头退出那么两三丈,就能藏身于阴影之中。然后,找个机会夺一匹马,奔回城池便是!半路上还有己方同伴接应,没什么难的!

然而他只退了三五步,后背便感到微微一记刺痛,宛如针扎。

敌人在林地中安排有后手!

有人一直就跟着……这会儿拿着短刀不动,专等着我自家撞上呢!此等阴损办法,哪里是军中能有的?绝对是山野贼寇手段,这厮是个老手!是个狠人!

心里这么想着,蒲鲜出台的动作丝毫不慢。他全力往前一扑,人还在空中,便已拔刀向后,反手勐挥。

当他前扑的时候,一柄贯入他后背半寸许的利刃,从伤口抽拔出来,带出一抹血色。

那持刀突袭之人的反应也是极快,紧随着蒲鲜出台向前疾扑。

两人各自挥出的刀刃在空中一格,绽出几点火星。

蒲鲜出台噗通坠地,随即单手撑地拧腰,再度挥刀往身前横扫。

这一下却没撞上对手的刀刃,而是砍到了抬起的铁护腕上。蒲鲜出台膂力惊人,在军中演武的时候,手持重刀全力一挥,足能斩断牛首。可这一刀下去,初时力量十足,到了半途却后力不继,只在护腕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就在这一瞬间,蒲鲜出台的力气迅速消逝。

他的反应再快,猝然背后受袭,要转身回来应付,动作难免慢了点。而两把短刀交错,生死就只差这一点。

蒲鲜出台手中短刀落地。

咽喉处有点疼,但并不剧烈,至少,不似想象中那么剧烈。

他的胸腔里一阵阵发凉,那是空气通过气管的缺口,直接涌入肺脏的感觉。夏天这么热,可气流快速涌入肺里,还是感觉很凉。而他的下巴、脖颈和胸膛,又热烘烘的,那是带着体温的热血正从咽喉伤口处喷涌出来,到处泼洒。

很快,咽喉处的血灌进了肺里,他开始喘不过气了。他伸手抓住咽喉,甚至撕扯咽喉,但没有用。他很快就眼前发黑,瘫倒在地,不动了。

李霆甩开几乎被砍成两段的左手护腕,只觉手腕筋骨剧痛,皮肤表面更渗出血来。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我被李二坑成了驸马 南望王师又一年 我岳父是李世民 三国寻龙记 大国针灸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一品权臣 噬灭悍刀行 宣夜:东周 唐朝好地主:天子元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