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边书屋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军事 > 扼元 > 第三百七十四章 飞仙(上)

第三百七十四章 飞仙(上)(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高山果园 这个道士有点凶 完美之十凶再起 奥特曼之开局获得贝利亚勋章 重生年代不做贤妻 快穿之炮灰她选择种田 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 元灵之祖 西游,我体内有九只金乌 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

大体来说,辽东地界上女真人的政治斗争,要比他们久居汉地的同族们刚健拙朴。哪怕有朝廷遣来的高官,试着推行法度,也改不了中下层诸多部落力强者胜的基本原则。

这几年朝廷多故,常以东北本地出身的雄武大将兼领军政,于是更加剧了这种趋势。

皆因这些重将要么是早年与完颜氏一同起家的部族首领,要么自身就是内族贵胄。对朝廷的衰弱,他们比寻常人的感觉更敏锐,既如此,身在地方就难免蠢蠢欲动,竞相觊觎。

朝廷倒是几度下诏,规劝这些人物,讲些师克在和,善钧从众的道理,让他们自今每事同心,并力备御。可那种文绉绉的言语,全然不接地气,东北内地强豪哪会在乎?诏书就算发得如雪片一般,众将只当是废纸。

此番蒲鲜万奴莫名其妙地发癫,其谋划一旦失败,便成了桌上肥肉。而后继正如郭宁所说,想来瓜分好处的各方如果实力不济,立即就会被后来者大卸八块,当成更新鲜的肥肉。

甚至还有整场战事中唯一一位全无私心的完颜铁哥,遗留下的势力也同样在被瓜分之列。

此时,侥幸从这场暴乱中生存下来的辽东强豪们,身上还淌着污血,打断的骨头还没拼合,嘴边已经流下了痛惜的泪水,急不可耐地在饭桌旁坐了一圈。

纥石烈桓端觉得,自己是正经大金忠臣,所行并非为了私利。但大局如此,没有实力,又怎么维护大金国的利益呢?他也不得不顺着这股风尚,亮出自家的刀子割肉。

这把亮闪闪的刀子刚杀了蒲鲜万奴,还说他是病死的,这股子阴损凶恶的劲头,别人可都看见了。纥石烈桓端本人也确实是在辽东地方颇具善战威名的将军,纥石烈德和阿鲁真自度不如。

于是当他指划分割的时候,两人都静静听着。

纥石烈桓端自家老实不客气,先拿下了蒲鲜万奴的职位和他在咸平府路的地盘,将辽东膏腴之地尽数囊括在手,更能着手统合蒲鲜万奴下属十一猛安。

那十一个猛安,可不是中都城里铺天盖地的光杆猛安,就算此番兵将折损甚多,总还有近万户的民人可用。纳入管控之后,力量不小。

有了足够的力量,纥石烈桓端就敢向西发展,试图夺回被契丹人占据的广宁府,重新联系驻在北京大定府的完颜承裕,贯穿辽海通道。

纥石烈德得到了东北统军司和草原最东端的泰州,统合两州之地,又得到完颜铁哥的余部,兵力是扎扎实实地提升了许多。

随之而来的麻烦,便是他将直面蒙古人的强大威胁,但既然背后有上京路的支持,就算不是对手,总能进进退退的纠缠。

至于完颜承充,毕竟年迈昏聩,当时能做到上京留守元帅,还是靠了徒单镒昔日主政上京时的提拔。他的女儿阿鲁真终究是女流之辈,直属兵力还很孱弱。所以纥石烈桓端原本并不将她放在眼里。

但阿鲁真的见识却很不错,纥石烈德还在懵懂,她已经认出了郭宁的来路,同时与纥石烈桓端猛套近乎。

她的要求倒也不高,只求自家孩儿夹古蒲带继任胡里改路都统的职位。

夹谷蒲带本就是胡里改猛安勃极烈,这要求,真真少之又少,纥石烈桓端如果拒绝,倒像是存心欺负孤儿寡母了。何况蒲鲜万奴的义子义孙们,有许多都来自于胡里改路或速频路,那些地方的诸多部落,也总得有人出面安抚。

顷刻间商议已定,人人欢悦。

而句句都说自己是局外人的郭宁,也拿到了复州和盖州两块地盘。

这两块地盘,原先属于纥石烈桓端和温迪罕青狗两个。但他二人眼看要青云直上了,总得给郭宁一些补偿。

而另一方面,郭宁如果在辽东竟没有一块地盘,纥石烈桓端恐怕也要坐卧不宁,日夜担心郭宁抽身不管,坐视辽东各家与蒙古人拼死消耗了。

如果说蒲鲜万奴的人命,是纥石烈桓端给出的投名状;定海军在复州、盖州两地的控制和经营,便是郭宁给出的定心丸。

郭宁自然是乐意的,但他这两年见识多了,城府比以前深些。当下故作不经意,好几次带过纥石烈桓端介绍盖州、复州局面的话头,只盯着上京路那两位,客客气气地继续做生意。

他问过了阿鲁真,又问纥石烈德:

贵地有马么?有皮毛么?有人参和北珠么?

贵方要粮食么?要铁器么?要药材么?要棉布么?

这时候战场上的局势越来越清晰,上京路和肇州两军,也有斥候流水价折返回来,通报他们打探的战场情形。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南望王师又一年 我岳父是李世民 三国寻龙记 大国针灸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一品权臣 噬灭悍刀行 宣夜:东周 唐朝好地主:天子元从 回到三国之逐鹿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