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边书屋
会员书架
首页 > 科幻灵异 > 大反派也有春天2 > 1.769 先驱散入侵慈爱母神的“死诞之梦”。再去“北方王国”拉布林西安

1.769 先驱散入侵慈爱母神的“死诞之梦”。再去“北方王国”拉布林西安(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惊!拯救七个反派后,夜夜修罗场 一品布衣 流转之眼 穿书:恶毒女配靠和系统互殴洗白了 纪虎 离婚后,成了天后的私人男助理 玄幻:我的宗门亿点强 团宠妹妹五岁半:扛着桃木剑风靡全世界 蒸汽朋克世界里的医生 美漫:我在大萧条画超人

智慧巨人密米尔和初代龙裔米拉克合魂成了伪知识魔神后,用木质龙祭司面具传送回过去,抵达了某个历史事件中的拜龙教首都布洛姆琼娜,准备用九位龙祭司的灵魂献祭,再加上魔力无边的黑暗之心,将吞世者末世黑龙奥杜因转化成黑暗时间龙神,静待时间的洪流悄然来到4e 201年,与领主大人相遇在“现在”。进行最后的决战,来确定“最后的龙裔”的归属。

这是包括领主大人在内的整个灰岩城堡的共识。也是领主大人整个《重返天际》的冒险中的隐藏剧情线。

所以,当噩梦女王用“死诞少女的头骨”制造的新魔神法杖——死诞头骨,被安插在拉布林西安遗址的祭祀圣堂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

有那么一瞬间,领主大人甚至想到了剧情再平衡。再细想应该又不是。因为前面已经说过了,《上古卷轴·龙裔》和所有已知被记录的限定剧本一样,不会造成剧情扭曲。这也就意味着,这段衍生的剧情并没有上升到庇护所的高度。知道这点足可令领主大人心安了。

依兰杜尔又吟唱起一段尚未流传的诗篇:

“如果有一天,(我)穿越了时空,来到一座充满了金色阳光的圣堂,

一切都如此陌生,仿佛世界还年轻,红山的心脏才开始跳动,丛林中的精灵刚刚抬头凝视璀璨星空。推门,却不能出,周围只有温馨的静寂,仿佛除了这个圣堂,世界并不存在。然后,回到了现在,一切烟消云散,只剩下残垣断壁,一片凄凉。

拉布林西安,众城之(王)后,愿她的城墙永远屹立。然而时间如此强大,强大到抹去事物存在的印记。科纳瑞克(隐喻初代龙裔米拉克),祭司之王,是怎样的魔法将它永远封存在那古老的年代中?又是怎样的时光抹去了它存在过的一切痕迹?居然没有只言片语留存。

龙祭祀们或许记得当年的辉煌,可他们宁愿将秘密带进坟墓。

当故事结束,

我将走遍天际大地,

寻访掩埋的遗迹,

叩开祭祀的大门,

当我回到这里,

传说开始的地方,

我将戴上科纳瑞克(含义是‘暴君’的龙祭司面具),我将恢复这众城之君主的荣耀,我将褪去肉体凡躯,只留下白骨下的灵魂,我将是,拉布林西安的,(龙)祭司之王。”

领主大人一声叹息:“这段节选自《上古卷轴·龙裔》早已被记录的预言,你又是从哪里听说的,依兰杜尔?”

“是那位‘死诞少女’在我的噩梦中吟唱的歌谣。”苦行僧如实作答。

在索瑟海姆的冒险中。领主大人和著名学者塔尔斯坦曾结伴探索过狱卒瓦洛克的古墓。从而向狱卒瓦洛克亲自确认,他的专属龙祭司面具就是木质面具“瓦洛克”——看上去平淡无奇却可以回到过去。

“暴君面具——科纳瑞克”是初代龙裔米拉克的第一张龙祭司面具。因为他吞噬了龙主的灵魂而成为第一位龙裔。所以面具被抹去了名字,改称“暴君”作为米拉克的隐喻。

这也就意味着,依兰杜尔吟唱的《上古卷轴·龙裔》早已被记录的限定剧情,已经泄露。

虽然灰岩城堡没有秘密。但死诞少女又或者噩梦女王瓦尔迷娜又是怎么得知领主大人亲自从奥杜因之墙上剥离的第五卷《上古卷轴·龙裔》上部分内容的呢?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诸天反派模板 星河末日 Fate梦幻旅程 灵气复苏:我能无限复制 我叫徐大力 游戏降临:F级外挂选手 脑科学研究院 未来星历 复制秘石 我绑架了时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