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边书屋
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魔法 > 希腊神话那些事 > 第六十八章:杀死太阳

第六十八章:杀死太阳(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你假装修炼一下吧,球球了! 梦魇侵袭:我变成了怪物! 我写的自传不可能是悲剧 重生之芯片大亨 龙族:寻找路明非 柯南之助人为乐 逍遥小贵婿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重生我真没想当暖男 西门仙族

目送埃庇米修斯的信使远去,赫菲斯托斯稍作打算,就关闭“边境”来了人间。</p>

他降临在安瑟教会古朴兼具明亮的神殿中,供台上的泥塑像是知道他来了,默默隐去让出位置。</p>

他就这样大大方方地盘坐在供台上,下方来往的信徒却无一人发现异样,不知道他们虔诚信仰的太阳神安瑟已经亲临他们的圣地。</p>

记载过往的岁月史书出现在手中,泛黄的书页被一篇一篇接一篇一篇地翻阅,那些对凡人而言震撼心神不可思议的传说,也不过是如今的火神消遣时光的文字。</p>

才过片刻,神殿内就有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步子很急,却刻意放得很轻,还伴有强自压低的粗重喘息。</p>

从喘息声中就可以很轻易地分辨出来,来人已经很老了。</p>

他温声驱散殿内的信徒,然后关闭了神殿的大门。</p>

这是一个体力活,他为此花费了不少时间。</p>

但他的状态却表现的很好,甚至多出了一种不应该出现在他这副衰老躯壳的年轻活力。</p>

来人应该在安瑟教会内很有威信,面对关闭神殿不再开放这种从前从未有过的事情,信徒们虽然不解,却也未曾冲撞于他。</p>

做完自认为该做的事情,他就在供台下方站立不动了。</p>

他站的位置似乎也有讲究,特意站在了赫菲斯托斯左侧靠近神殿内支柱的位置,离赫菲斯托斯不算远也不算近,彷佛刚好站在赫菲斯托斯心里允诺他的位置。</p>

他句偻着腰,微低着头,双目平和地注视着地面。</p>

他没有说话,赫菲斯托斯自然也不会主动与他搭话,一时间,神殿内只余下岁月史书书页翻动的声音。</p>

翻看完现任太阳神赫利俄斯的过往后,赫菲斯托斯感到疑惑。</p>

他查阅历史,这个人的零碎过往非常清楚,但关于他的妻子,却连名字都不曾发现,彷佛曾经就不存在这个人。</p>

她去哪了?</p>

赫菲斯托斯万分确定她曾活过,也许一生并不轰轰烈烈,但的确活过。</p>

她是死了吗?彻底消亡了?</p>

赫菲斯托斯心里大致有了答桉。</p>

他趁着闲暇抬眼打量了片刻侍立一旁的现任安瑟祭司。</p>

这是一个和善的老者,穿着简朴的定制祭司服装,身上的配饰极少,且多是木质的,表面做了抛光处理,简朴,却很干净。</p>

方方正正的脸上布满皱纹,此刻的神情虽然谦卑且庄重,却莫名给人一种慈眉善目的感觉。</p>

他就静静地站在那里,身处下位却不显得低人一等。</p>

赫菲斯托斯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p>

他早早就将这里封锁,可以肯定没有任何神祇给这位老者传信,可他还是来了。</p>

假设他不知道自己的降临,那他的行为就不符合常理。</p>

可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到来,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p>

他……只是一个凡人。</p>

赫菲斯托斯知道他的来历,他的一生平平无奇,机缘巧合被第一任安瑟祭司选中,就这么简单。</p>

他现在是安瑟教会的第二任祭司。</p>

看来,他的直觉和自信都是不差的,也懂的谦卑和抓住机遇,很不错。</p>

突然,神殿周围的墙壁开始斑驳模湖,变得不稳定起来。</p>

赫菲斯托斯知道,是他的母亲赫拉到了。</p>

他走下供台,供台前有献祭的美酒。</p>

凭空变出酒杯,他为赫拉倒了一杯,又为自己倒了一杯,就放在供台的角上。</p>

然后石质的供台竟然自己往一旁挪动。</p>

待周围的墙壁不再斑驳,赫拉已然坐在她的金王座上,真正降临于此。</p>

她的王座就在赫菲斯托斯原先供台的位置。</p>

赫菲斯托斯也不生分,他向赫拉报以微微一笑,说道:</p>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我有一座太玄山 重生之修仙流氓 天骄榜,从突破极境开始无敌 宗门画风清奇,我靠沙雕脱颖而出 洞仙谣 花不误风安然 天才小师妹她又疯又狗 太玄门大师姐的心酸日常 鬼缘未了 修仙:从暴富词条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