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边书屋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军事 > 终宋 > 第1028章 条件

第1028章 条件(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朕就是亡国之君 我的武功全球流行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解构诡异 洪荒:灌江口说书,嫦娥泪目 争霸万朝:开局获得赵云模板 亚人娘补完手册 异界军火帝国 首富从盲盒开始

凤辇缓缓在芙蓉阁停下。

几名宫娥上前,扶着全玖下来。

仪仗也迅速摆过来,绣凳被放在辇边。

一只穿着凤鞋的脚缓缓踩在绣凳上,全玖的裙摆很长,也唯有这时候才会露出她的脚。

那边王清惠却是迅速跑出来,在辇前行了一礼,禀道:「见过圣人,官家已摆驾选德殿。」

踩着绣凳上的那只脚很快又被收回去,才在辇中起了半个身子的全玖又坐了下去,并无要继续到芙蓉阁看看那些美人的心情。

但她也没有马上离开,而是问了一句。「是你劝动官家的?」

王清惠闻言有些害怕,担心皇后因此而吃醋,忙道:「不是,是官家近来上心重国

辇中的全玖笑了一下,甚至懒得听完,轻描淡写地一挥手,让凤辇起行。她显得很从容。

因她不在乎赵禥是宠王清惠还是谁,也不相信赵禥真的上心国事了。之所以问那一句,无非是好奇......好奇李逆的危胁能不能吓到赵禥。但反正是吓不到她的。

忽然,前方远远跑来了个小宦官,一边跑一边大喊道:「不好了!圣人,不好了!官家晕过去了.....」

全玖毫不讶异,甚至有些懒得听。

她已习惯了自己那个丈夫的孱弱,认为他晕倒是再正常不过之事。「又喝醉了?」

全玖嘴角微微一撇,似带着些轻蔑和不以为然。

她曾经被教导得喜怒不形于色,但近来随着心绪的起伏,有些情绪已渐渐有了懒得掩饰的趋势。

「让膳房熬些参汤送过去罢了。」

然而,那小宦官上前,却是在凤辇边低语道:「圣人,襄阳急报.....」全玖的眼睛很明显地瞪了一下。

有那么一瞬间,她是不信,之后是震惊,再之后是忿怒。

当这愤怒愈盛,她的身子如遭雷击一般重颤了一下,眼睛一翻,竟是晕了过去.....

昏昏沉沉,昏昏沉沉,那边选德殿中,赵禥再次清醒过来。「陛下?」

「陛下,皇后也昏倒了......」

赵禥似没听到一般,支着身子坐起,只感到胯下一片冰冰凉凉,还有股骚味泛上来。

应该是已经晕了一会了,吓出来的尿已然凉了却还没干。此时此刻,他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但需要一桩一桩慢慢来。他首先想到,一定要议和。

如果议和是唯一可以不亲征,也不逃出临安的办法,那又有什么关系?赵禥想着想着,转头看向了方才说话的宦官。

「你刚才说什么?」

「陛下,皇后也昏倒了」

「不是师相生气了?那就好。」赵禥喃喃道,「那就好.....」

这次,又没听师相的,是他自己太想议和了,以后一定要全听师相的.....~~

「官家今日说的倒不错,次次都是议和,还要我们这些臣子做什么?」回到葛岭别院,贾似道脱掉了官服,也像是把浑身的精神气全都褪掉了。他疲惫地坐下来,倚在火炉边,举起一杯酒,却不喝,而是倒在地上。这是敬死去的吕文德。

今日入宫奏对之前,贾似道已经收到了吕文德的死讯。

他是临安城中第一个得到消息的人,截至安排一个宦官去选德殿通知官家为止,他也是临安唯一知道消息的人。

今日的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

那些主张迁都或提出议和的官员是他安排的,他故意提出要赵禥御驾亲征,故意在御前失仪将决定权还给赵禥。

从头到尾,没说几句话,让堂堂天子既承担了骂名,还会继续对他贾似道言听

计从。

连秦桧都做不到这样。

但贾似道并不感到得意。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大明执棋人 开局被始皇问斩怎么办? 扎纸匠:这是聊斋明末 北宋纨绔:开局狗头铡,包大人饶命 逍遥小帝婿 潜伏从伪装者开始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超凡大明 北宋大相公 崇祯大明:从煤山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