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边书屋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军事 > 朕就是亡国之君 > 第八百四十七章 陛下,罪臣有话要说!

第八百四十七章 陛下,罪臣有话要说!(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我的武功全球流行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解构诡异 洪荒:灌江口说书,嫦娥泪目 争霸万朝:开局获得赵云模板 亚人娘补完手册 异界军火帝国 首富从盲盒开始 美利坚财富之路

朱祁钰本质上是个好人,官邸深壕高墙养着恶狗,锦衣卫们整日巡查,进出都要点检,但是官邸的营建,是不折不扣的豪奢宅邸,在不违制的情况下,做到了最好。

他活,也让别人活。

他也不想这样泄愤、撒泼一样的打造抢烧,大过年的这不是跟人过不去吗?

他也不想,但他还是把朝阳县堂给砸了,砸的很彻底,连明镜高悬的牌额都给碎的稀巴烂,才扬长而去。

顺天府尹乃是礼部尚书萧眶兼任,这礼部尚书萧暄人在牢里,这顺天府丞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便是祸从天降。

京师内外都知道,陛下发了火,而且发了很大的脾气,但是这通脾气究竟为何,却鲜为人知,而那个朝阳县堂的兵房书吏知道事情的始末,却是把这件事烂在了肚子里,从不对旁人提起。

这个年,有些人这个年注定过不好。

五城兵马司至今不知道自己躲过怎么样的劫难。

朱祁钰回到了讲武堂,坐在软篾藤椅上依旧是闷闷不乐。

「于少保,你说是修京宣驰道难,还是给小张屠户办籍入户难?」朱祁钰闷闷不乐的问道。

「那自然是小张屠户入户难。「于谦回答的十分确定。

京宣驰道是陛下拍板,大明百官之首于谦亲自督办,大明京营官厂通力配合的事儿,那在六部都是畅通无阻,只要上下齐力,何愁这驰道不通?

可小张屠户想办籍入户,那是难如登天,若非襄助,小张屠户大约只能如此的黑下去。

他看着于谦颇为不解的问道∶「小张屠户每年都会回家,咱大明京营又不是牢房,进去了就回不得了,这一年有十五天可以回家省亲,这街坊邻居谁不认识小张屠户?」

「规矩的确是规矩,这张屠户已经身故,那街坊邻居三人作保,不能作为凭证?非要小张屠户证明他是张屠户的儿子?」

「咱们大明的官吏们,一涉及到了自己切身利益,就开始变通,到了这种事儿上,就不懂变通了吗?」

「他们一到百姓的身上就讲条条框框,就是规矩比天还要大,一到自己头上,就是原则上不允许,那就是说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有灵活的馀地,这就是咱们大明的官吏!「

于谦看着仍在发脾气的陛下,陛下对官僚作风总结的过于到位,以致于于谦都不知道如何补充说明了。

就小张屠户这件事,小张屠户又不是去了他处从军,做了长征健儿,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小张屠户每年过年都会回家省亲,这街坊邻居不能证明小张屠户的身份?

于谦沉默了片刻说道「陛下,有没有可能是萧暄打了招呼,所以这些书吏们才如此墨守成规?京营***已经数年之久,臣未闻他处有这等事,这京师就有一百三十余人,这不是个例,是普遍现象。「

「这上面传下了话,这下面做事的人,可不就不敢变通了吗?也没法变通了吗?「

这完全对上负责,就是这般模样,上面放个屁,下面闻的都是香的。一个两个说是个例,那一百三十个,那就不是个例了,就是有人在故意使坏。

「萧暄有这么蠢吗?「朱祁钰认同了一部分于谦的说辞。

当然君臣都心知肚明,这就是个说辞,总得有人背这个锅,那萧暄无疑是一个最合适的人选了。

反正萧暄的罪名也不差这么一个媚上欺下。

「陛下萧暄差点被送到解刳院里,他还不愚蠢吗?爬到这个位置上,就连张凤都没有这么不体面过。」

「陛下有所不知,这萧暄大抵是没有直接对下面说过这等话,但是萧暄这身边的司务师爷们,稍微露出点意思,下面的人自然闻琴而知

雅意,自然会有人替他张罗了。「于谦讲了一个普遍的现象。

陛下乃是皇帝,对为官之道不是那么的清楚,当官每天要做的事儿就是揣摩上司的心理,毕竟决定了是否升迁的就是上司。

萧暄这个人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肯定默许。

总之,萧暄得把这口锅被背上。

朱祁钰颇为认真的说道「无论怎么讲,这官署弄的各房,都跟当铺一样,得仰着脸说话,当铺那是防贼,咱们大明官署在防着谁?防着大明百姓!「

「景泰十一年底,朕派缇骑四处探访,若还有这等仰着头才能说话的官署,朕还带着人去替他们拆。」

虽然只是一小步,但是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临近年关,襄王殿下朱瞻塘并没有歇下,而是来到了诏狱。

廷议对萧暄的问题形成了决议,而作为督办此案的总负责人,襄王殿下来到了诏狱之中,亲自通知萧暄这个消息。

「陛下宽仁,没赶尽杀绝,你的妻儿老小,都会被流放海外,是去爪哇,而你一死百了,这件事便到此为止,倒是便宜你了。」朱瞻博语气不善的对着萧暄说道。

「确实是便宜我了。」萧眶看着满脸戾气的襄王,试探的问道∶「我能给家人留一封遗书吗?不是旁的事儿,就是告诉儿孙们,我完全是罪有应得,咎由自取,怪不得大明朝廷。」

方孝孺的案子之后,方孝孺的后人可没有感念过朱棣的网开一面,尤其是在正统年间,连海宁方氏的家产都还了回去。

「留吧。」朱瞻博甩了甩袖子,还是让罗炳忠取笔墨纸砚来给萧眶,让他留一封遗书。

」殿下真的是个至德亲王。」萧暄拿到了笔墨纸砚,看了许久才对着襄王如此说道。

襄王死了哥哥,这是襄王一反常态,在陛下还在京师就伸手朝政之事的原因,从所有意义而言,萧暄是襄王的仇人。

可是襄王还是给了萧暄留遗书的机会。

这不是至德是什么?

朱瞻博嗤笑了一声说道「人死为大,你都要死了,孤还跟你计较这些作甚?」

他的目的是报仇,这萧眶保底捞一个斩首示众的处理结果,襄王真的已经很满意了。

在查到了萧暄的时候,朱瞻堪请示陛下是否继续督办,就已经做好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准备,但是陛下还是陛下,即便是贵为明公,该办的时候,也绝不手软。

「你有没有曾经示下,让顺天府府堂、县堂为难京营退伍军卒?「朱瞻博拿起了那封遗书,并没有打开看,而是取来了火盆,询问着萧暄。

威胁意思非常明显,不好好回答这个问题,他萧暄这封遗书就会被他付之一炬。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大明:我重生成了朱允炆 靖安侯 大明执棋人 开局被始皇问斩怎么办? 扎纸匠:这是聊斋明末 北宋纨绔:开局狗头铡,包大人饶命 逍遥小帝婿 潜伏从伪装者开始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超凡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