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边书屋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曾经,我想做个好人 > 100.“啪啪”打脸(1w1求月票!)

100.“啪啪”打脸(1w1求月票!)(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开局交易宇宙战舰 放开那个女祭司 我,铁胆神侯卧底,效忠曹督主 御灵大画师 回到1987年做科技大亨 我在神秘复苏里签到 四合院:从旅行青蛙开始 穿成修仙文炮灰女配后 木叶:开局绑定波风水门 诸天降临之主

这么想着,方泽不由的再次抬头看了一眼金姨,想要看看金姨是怎么想的。

结果,当他抬头,却看到金姨脸上却满是自信,甚至就差写一句“你别装了,你已经被我看穿了”。

而见到金姨这么的笃定,方泽也开始不由的沉思,到底是哪里“泄露了自己的身份”。

他大脑不由的飞速转动,开始往前盘算。

他先想到的是,上次和白止见面时,白止的异常。

当时白止说了很多类似于“我知道了你的身份”“我知道你觉醒能力不是蓝胖子的二次元口袋”“我知道了你的超凡宝具不是觉醒能力得到的”的话。

当时他没多想,现在想想.....两人很可能聊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紧接着,他又不想到了前两天,他的分析。

他通过一系列的推断,大致猜出了事发那天,保护自己的三个陌生化阳阶,应该是司家余孽。

如果说之前他只是猜测那三个人的身份,那么现在.....他算是从金姨嘴里得到了证实。

以金姨这笃定的样子,方泽觉得金姨肯定是认出了其中某一个人或者某几个人,又或者见到了以前符合司家余孽的觉醒能力。

所以,她才会产生这样的误会。

但是.....这样一来,问题来了。

那几个司家余孽为什么会来帮自己?

而.....金姨又为什么这么肯定自己是司家的后人,而不是和司家余孽有一些合作?

想到这,方泽突然感觉脑海中一道闪电划过!

他知道了!他终于明白了一切!

他能和司家产生关系的,其实只有渺渺和【黑暗】这个觉醒能力。

而渺渺从来没有接触过白家和司家余孽。

这说明,问题不在渺渺身上。

所以,出问题的,很可能就是【黑暗】这个能力!

司家余孽很可能有远程监控【黑暗】能力的手段!

当初,自己担心渺渺身份败露,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不让她使用能力。

而自己却仗着艺高人胆大,一直在没人的地方,偷偷使用【黑暗】能力。

这就导致司家没找到渺渺,反而找到了自己,误会了自己是他们的少主!

所以他们才会先试着接触自己,紧接着又冒着暴露的危险,跳出来保护自己!

至于金姨,她很可能是认出了司家余孽,并且觉察或者看到了一点自己使用【黑暗】能力的痕迹,所以才笃定自己就是司家少主!

这么想着,方泽感觉一条线完全串了起来,眼前的迷雾也完全散去!

他终于明白了当初那六个化阳阶大战的真相,也明白了各方势力的动机和身份!

不过,这样的话,方泽也知道自己面临了一个选择。

那就是承不承认司家后人的这个身份.....

他脑袋飞转。

片刻,他决定先试探一下金姨。

所以,他脸色却稍微冷了下来,对金姨说道,“金姨。我不懂你说什么。”

“我不是什么司泽,就叫方泽。”

“我也不是什么司家的后人。您可能认错人了。”

金姨坐在方泽对面,几乎把方泽刚才脸上的表情全都尽收眼底。

方泽最开始听到自己告破他的身份,是非常惊讶的。

紧接着,开始疑惑,沉思,恍然。

最后,脸上的表情转冷。

在金姨看来,这完全符合司家后人被识破身份时的表现。

最开始的惊讶,是惊讶被人告破身份。

后来的疑惑,是疑惑怎么暴露的,沉思是在想暴露的细节,恍然是想到了。

最后的表情变冷,明显是不想承认,所以打算嘴硬到底了。

想到这,金姨并没有再继续“拆穿”方泽的身份。

今天,她验证了方泽的身份以后,很多事情大致心中就有数了。

她这几天,很可能要和自己丈夫,也就是白家的家主聊一聊,然后在一定程度上调整一下白家在这次化阳阶之死事件上的立场。

这么想着,金姨缓缓开口说道,“行。既然你叫方泽,那我以后还是叫你方泽。”

她道,“方泽.....我听说,你很喜欢我们家小止,对吧?”

听到金姨的话,刚才就因为自己“身份”的事懵逼的方泽,更懵了:???

‘我喜欢白止??’

‘我啥时候喜欢的?’

方泽有点傻眼。

他感觉今天自己听到了太多关于自己的秘密。

而且,还都是自己都不知道的。

虽然他承认,他对白止是有一些感觉。但......那纯属是好色,没别的意思。

谁让白止确实长的太漂亮了呢。

但....喜欢........

唔。方泽觉得还真谈不上。

毕竟,他一直他担心如果自己和白止在一起,生出来的娃可能会太蠢。到时候败坏自己创下的硕大家业。

当然,想归想,他肯定不可能当着白止姨母的面这么说出来,所以他咳嗽了一声,模棱两可的说道,“有点吧....”

金姨满意的点了点头。

自从知道了方泽也是贵族以后,她明显对方泽的态度变化了很多,看方泽也越来越顺眼。

所以,见方泽“承认”,她澹澹的说道,“原则上呢,你和小止的身份对等。我们不会反对,你和小止的交往。”

方泽:....

金姨,“不过,接下来有一个很大的危机。需要你先度过,才能谈这件事。”

听到金姨总算聊起了正事,方泽不由的抬起头,脸上也严肃了许多,他问道,“危机?什么危机?”

金姨指了指自己脚下的空天母舰,说道,“这次化阳阶之死的事。”

她说道,“我是当事人,事前知道你的计划,事发时,也一直在现场。所以我清楚事情的始末。”

“姜家的化阳阶是你故意引诱出来,并杀掉的。”

说到这,她顿了顿,然后看向方泽的目光里透露出了一丝丝的赞赏,“你的手段虽然狠了点,过了点。但是,做的也算干净利落。”

“而再结合你们家和姜家的仇恨,我甚至觉得......你这已经算很克制了。”

方泽:.....

金姨继续道,“不过,事情不能只做。还要收尾。”

“一个化阳阶的死,不是件小事情,需要有人站出来负责。”

“而六个化阳阶大战的事,也需要有一个说法。”

说到这,她的面容也严肃了起来,“现在姜家和我们白家都在州里,和各个势力谈判。想要平息事端。”

“他们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但是想要保住姜承,保住我,最合理的做法,就是牺牲你,让你担下所有的罪责。”

“之后,再编织一个说的过去的事件,把事情遮掩过去。”

“例如......姜承根本没有追杀你。你也不是在自卫反击。纯粹是你在安保局升职太快,野心膨胀,想要破大桉子,恶意引来了两波化阳阶,在翡翠城产生了冲突。一死四逃遁。至于我........当然,就是正好路过。见到,想要出手劝阻一下。”

听到这,方泽眼神微微一凝。

见方泽听进去了,金姨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而你现在没有任何的筹码可以和他们谈判。”

“你能坐上牌桌的唯一希望就是.....破解花朝节谜题。拿到信仰升灵的途径。”

“然后以此来和东部大区,当然,主要是姜家谈判。要‘真相’和‘公道’。”

说到这,她看着方泽,突然富有深意的一笑,“姜家的老祖宗,前西达国的女王,是初代贵族里,年龄最大的。今年已经百岁了。”

“在五十年前的那场灾难中,她受过很严重的伤,寿元受损。”

“她现在之所以还活着,不过是调养的好,加上姜家青黄不接,没有顶梁柱,所以强撑着不敢咽气罢了。”

“姜家这些年,之所以做的越来越过分,行事越来越嚣张。”

“除了色厉内荏,必须靠嚣张来撑起虎皮之外,还因为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所以在争分夺秒,不择手段的做一些事。”

“而姜家第四代,有一个妖孽,是他们这50年来,天赋最出众的人。也是他们家,最大的希望。”

“但是,在十几年前,那位妖孽却因为不想放弃肉体,而拒绝升灵。”

“这一卡,就卡在了升灵阶十几年。”

“这是他们的软肋的。”

“只要你有新的升灵途径,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来和你换的。”

“甚至,用他们家几个化阳阶,冒充你们司家......嗯....冒充司家的那四位化阳阶去守东灵山,他们估计也会愿意。”

“毕竟,去守东灵山又不是去死,只是不能在现实世界任意活动,姜家在现实世界的实力大减罢了。”

“姜家在灵山也有自己的势力,这笔买卖不算亏。”

方泽听着金姨的分析,若有所思着....

见到方泽听进去了,金姨顿了顿,然后又说道,“而在你调查的这段时间里,我会通知你伯父,让他帮你尽量的拖延一下。”

“但你还是要抓紧时间。”

说到这,她看了看桌子上的日历,说道,“因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空天母舰很快就会放开对翡翠城的压制,姜承会带着姜家的团队回归翡翠城,继续调查花朝节的事。”

“而州安保局也会派人前来,进一步调查和观测花朝节秘境......”

“这些,都是你的竞争对手。”

听完了金姨的话,方泽目光微凝。

姜承......

他居然还敢回来?

看来,自己的仇,真的是有机会报了。

这么想着,方泽点了点头,然后他认真的对金姨说道,“金姨。谢谢。我知道怎么办了。”

看到方泽这沉着冷静的样子,金姨满意的点了点头。

说实话,越接触方泽,金姨越觉得方泽这人不一般。

做事成熟稳重,杀伐果断,运筹帷幄。再想想自己亲生女儿,和白止那天真的样子,金姨不由的心中就有点叹气。

难道......真的是不经历苦难,不成才?

好像,第四代的贵族后代,性格上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问题?

贵族虽然是一夫多妻,但是却只能贵族间通婚。

所以,金姨本身就出身于其他州的贵族家庭,了解她娘家州内贵族的情况。

而后来,又嫁入了西达州的白家,见识了西达州贵族后代。

可以说.....方泽几乎是她见过最优秀的第四代贵族了....

.....

聊完了这个话题,又确认了一下金姨没有其他事需要交代以后,方泽也就主动起身告辞了。

金姨目送着他离开,恍忽间彷佛看到了当年司家还在时,三大家族女卷、孩童,每几年都会一起聚会时,其乐融融的场景。

那时候,三大家族虽然也没有亲如一家,但确实互相间关系不错。

结果.......转眼间,司家就那么没了。

当年,她认识的一些好姐妹,好朋友,也全都阴阳两隔。

现在想来,竟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而眼前的这个帅气青年。在十几年前,很可能只是家族里最不受宠的孩子,乃至只是一个私生子。

结果没想到,现在,却肩负起了那么沉重的一个命运。

而就在她这么想着的时候,方泽突然转身,然后看向金姨,问道,“金姨。我想问一下。”

“当然......我是帮我的一个朋友问的。”

“自从【金雀花事件】之后,联邦对司家的态度是怎么样的?其他贵族们的态度又是怎么样的?”

“而现在.....十年过去了。他们的态度又有什么变化?”

听到方泽的话,金姨回过神。

她看着方泽那帅气、俊朗的面容,看了足足有十几秒。然后才缓缓开口说道,“【金雀花事件】发生以后,虽然证明是一场闹剧,但是联邦并没有为司家平反。”

“各地贵族一开始哗然,一些家族的定海神针,包括.....白家的老祖宗也有出面过问。”

“但是联邦不知道和他们谈了什么,出示了什么证据,又或者给了什么承诺,最终也都沉默了下来。”

“第二年,联邦大议长引咎辞职。这件事彻底成了联邦历史上,一个最荒诞可笑的事件。”

“事件的参与方,除了隐在幕后的何为道之外,全输。”

“一度有传闻,何为道很可能是整个【金雀花事件】的真正幕后黑手,连联邦大议长,都被他用做了棋子。”

“也有传闻说......是司家真的做了一些背叛人类的事情。联邦大议长是心甘情愿牺牲自我,来诛灭司家,震慑众多贵族,并完成联邦军事基地入驻各州,收回联邦守备队军权的战略目标。”

“而不管如何,十几年过去了,这件事,已经成了所有人都不愿意提及的一个秘闻。只有几个事件的亲历者,才知道真相。”

说到这,她犹豫了一下,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从我和附近州一些贵族家族的女卷交流来看。”

“十年过去,贵族们,普遍对你家....嗯....对司家,心中其实是一种怀念和愧疚的心情。”

“当然,这只是一种情绪。如果你遇到事情,他们可能会更加倾向于你。”

“但是,如果你要让他们为之付出实实在在的利益,应该还是不可能的。”

听完,方泽默默的点了点头。

片刻,他突然评价了一句,“其实.....平民派。说是平民派,但他们更应该说是平民精英派吧?”

“他们说一切都是在为联邦谋利益,但是......他们的很多做法,好像都是在披着冠冕堂皇的皮,做争权夺利的事。”

听到方泽这么说,金姨目露赞许,“你说的很对。”

“其实,我们也早看出了他们的私心。所以才会在很多地方,和他们针锋相对。”

方泽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像金姨告辞。不过,在走出房间的那一刻,方泽却微微撇了撇嘴。

虽然平民派不像是好东西....

但贵族派明显也没好到哪去啊。

两个派系都是半斤八两罢了。都没几个好人啊。

相反,中立派,反而更让人有好感一些。可惜,不成气候。

所以,自己也别管什么贵族派,平民派了。

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还是要靠自己!

只要自己实力、势力到了,管他什么贵族,平民的,都要按照自己的规则来!

而就在方泽这么想着的时候,远远的,联邦守备队的副官从旁边走了过来。

来到方泽旁边,副官站定,然后看了方泽一眼,询问道,“方科长,咱们回去吧?”

而在他看方泽的时候,方泽也正好看向他。于是,恰好,方泽看到了他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同情和佩服。

见到副官那怪异的眼神,方泽愣了一下。

紧接着,他大脑飞转,隐约猜出了副官的一些心理。

不外乎就是,这个副官知道了自己这段时间的一些事迹,挺佩服自己,但是又知道了姜白两家很可能把自己当替罪羊,所以又很同情自己。

这么想着,方泽突然眼前微微一亮......咦。这能不能成为一个突破口,改变一下自己在空天母舰上的境遇啊?

想到这,方泽不动声色的悄悄动了动自己的手指。

顿时,他手指上那条【情绪蛇】变为了蓝色,释放出了一些情绪气息....

与此同时,方泽咳嗽了一声,然后也主动开口说道,“副官大人。我这就跟您回去。”

“但是.......其实,我还想麻烦您一件事情。不知道,您方不方便?”

看着方泽,副官不知道为何,总感觉越看方泽越顺眼,这也导致,他更加的同情和可惜方泽。

所以,听到方泽的话,他顿时笑着说道,“当然方便。”

说到这,他顿了顿,主动说道,“你是想换一个住处是吗?”

他开口说道,“我理解你。看押室的环境确实太差了。我一会去向巡察使大人申请一下,看看能不能把你从看押室换到客房。”

“而你现在已经.......”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

他原本是想说“基本解除了嫌疑”,但是想到这件事不是自己做主,而且方泽未来的情况,谁也说不准,所以他又硬生生止住了。

他把后半截话吞进去,反而让他更加同情方泽,所以他顿了一下,以后,再次保证道,

“嗯。反正,你放心,我一定帮你安排下来。”

听着副官的话,方泽眼睛眨了眨,心中有点惊讶。

这个【情绪蛇】这么管用的吗?

要知道,白止还有自己,前两天抗议了好几次,都没拯救自己的居住环境,结果现在自己一用【同情】情绪,自己还没开口,对方就主动提了?

那自己.......是不是可以更得寸进尺一点?

这么想着,方泽咳嗽了一声,说道,“副官大人,您的这个想法很好,我接受了。”

副官正说的兴起,听到方泽的话,顿时满脸问号:???

他惊讶的问道,“你.....不是想提这个?”

方泽看着他,演技全开,一脸的认真和大义凛然,“当然不是。”

“我作为联邦的一名官方人员,怎么会贪图享乐呢?!”

“住的差一点,怎么了?”

“住的差,就不能为人民服务了吗?”

“我的一切都奉献给了联邦,每天最想做的事就是为联邦的发展贡献一份力!”

说到这,方泽悄悄指了指屋内,小声的补了一句,“和那些骄奢淫逸的贵族们,可不一样。”

lingdiankanshu“ lingdiankanshu

副官嘴缓缓张大,有点惊讶到,不知道该说什么。

然后他就听方泽继续说道,“所以,我想请求副官大人的是,能不能让巡察使大人为我安排一间会议室或者办公室。”

“我理解现在桉件没有告破,所以我不能离开空天母舰的这个情况。”

“但是,我希望,我在空天母舰的这段时间,不要耽误工作。”

“我是安保局人事科的新任副科长,手里有很多工作要处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月亮在怀里 初见不恋何时恋 我在霍格沃茨搞发明 危诡游戏 别惹我娘子 当轮回入侵 斗破:超兽移植 美漫世界黎明轨迹 娘亲!要不换个爹? 真龙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