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边书屋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曾经,我想做个好人 > 110.方泽当局长了?!(9500字求月票!)

110.方泽当局长了?!(9500字求月票!)(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开局交易宇宙战舰 放开那个女祭司 我,铁胆神侯卧底,效忠曹督主 御灵大画师 回到1987年做科技大亨 我在神秘复苏里签到 四合院:从旅行青蛙开始 穿成修仙文炮灰女配后 木叶:开局绑定波风水门 诸天降临之主

听到方泽那“霸气”的话。

屋内,优雅的坐在沙发上的金姨,还有站在两人对面的副官,全都一脸的哭笑不得。

金姨看着大喇喇的坐在自己对面,一副“嚣张跋扈”样子的方泽,不由的开玩笑挤兑道,“你什么身份啊,人家想见你,还见不到。”

听到金姨的话,方泽昂了一下脑袋,然后说道,“我什么身份还用说?”

“我是嫌犯啊!”

说到这,他看向副官,问道,“作为嫌犯,是不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见我?”

“比如,他如果是我的同伙,和我串供了,怎么办?”

“比如,他才是凶手,想要趁机杀害我,怎么办?”

“再比如.......他是间谍,想要趁机套取案件情报,怎么办?”

说到这,方泽顿了顿,然后说到,“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听到方泽的话,副官一脸怪异的看了看方泽身上,联邦守备队专门给他买来的合身的、精致的衣服;

看了看方泽桌前摆放着的各种零食,吃的;

看了看方泽手里端着的一闻味道就价值不菲的茶叶;

又看了看,来方泽房间做客的金姨......

他嘴巴抽了抽。

“你说的对。你是个被严加看管的嫌犯,不能和外人随便见面。”

见到副官赞同了自己,方泽顿时笑着说道,“这就对了吗!”

:“所以,那就麻烦副官大人,让他走吧。”

副官无奈的点了点头,然后出了方泽的房间......

.......

目送着副官离开了方泽的房间,金姨好奇的看向方泽,不由的问道,“你真的不打算见姜承?”

方泽淡淡的说道,“当然。他不配。”

金姨气道,“说人话。”

方泽咳嗽了一声,然后说道,“他是真的不配。”

他道,“我努力了这么久,才坐上这牌桌,怎么能让他随随便便也坐上来呢?”

他顿了顿,目光让人捉摸不透,“或者说,他就算有资格坐上来,我也不会让他坐。”

“他这么好用的一个‘筹码’,当牌手也太可惜了。”

“有了他,我才可以向姜家漫天要价啊。要是和他谈,那怎么要价?”

金姨看着方泽那晦暗不明的目光,有点若有所思。

片刻,她又再次看了看眼前这个男人。

她突然间觉得.....经历了这次的事情以后。眼前这个男人好像正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在飞快的成长。

她总感觉,自己好像释放了一只恐怖的猛兽。

一时间,让她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对,还是不对.....

唯一,能让她感到安慰的是,这只猛兽,好像是自己这一方的。

所以......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

而与此同时。

出了方泽客房的副官,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回复姜承,而是先去了空天母舰中心位置的一间办公室。

从办公室上挂着的铭牌来看,这是巡察使老头的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门口,副官敲了敲门。

门内,很快就响起了老头的声音,“进。”

副官推开门,走了进去。

老头正在那低头,处理文件。

他即使没抬头,好像也感知到了是副官进来了。所以他直接开口说道,“方泽不见姜承?”

副官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是的。”

“而且.......”

副官顿了顿,有点疑惑的说道,“他好像不是在拿捏姜承,而是认真的。”

听到副官的话,老头“哈哈”笑了两声,然后他抬起头,看向副官说道,“这小子,不简单啊。”

“他这是打算狠狠的坑姜家一笔啊!”

副官“啊?”了一声,显然并不太懂,巡察使为什么这么说。

老头却是没有接话,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说实话,这两天,事情的发展,让老头自己都有点惊讶。

原本,整件事一直都在平稳的向前发展着,老头也只是期待方泽可以给他个惊喜,可以在今年花朝节结束之前,就破掉这个花朝节的秘境,解决方泽自己的那个危局。

结果,谁知道,只是短短几天时间,这个惊喜就来了,而且还来的有点大!

只是一个多星期,花朝节还未过半,方泽就通过白芷,把花朝节的谜团给破掉,并且把【信仰升灵】的途径给握到了手里。

这一手操作,顿时让方泽拿回了整件事的主动权。

有了这个筹码,方泽进可攻,退可守。想低调就低调,想高调就高调。几乎立于了不败之地。

本来到这,最多算是个不错的惊喜。

结果谁知道,这件事报到了东部管辖大区以后,竟然又引起了管辖大区的注意。

因为这些年,虽然有不少秘境被破解,但是破解的这么彻底,调查的这么清楚的秘境,却太少了。

有着这么充足的情报,再加上花神在灵界山的半神当中,并不属于实力强大的那种,所以管辖大区在研究了一段时间以后,竟然想要把花朝节作为一个试点,来尝试应对半神降临的危机。

再加上,翡翠城安保局,平民派的众多长官通过秘密渠道,送上去的关于花朝节案件破解过程的密报。

密报里,把绝大部分的功劳全都给了方泽,弱化了白芷的作用。

这两件事情,顿时引起了一连串的反应。

甚至连州议会议长的何为道都感兴趣了。

想到这,老头不由的想起前不久自己给何为道通信,介绍方泽,对方根本不在意的事情。

结果只是短短几天,昨晚,何为道却主动联系自己,询问方泽的情况。

他顿感好笑。

不过.....

再想到何为道和自己交流的内容,老头的表情却又不由的严肃了起来。

被何为道记住,是件好事,但却也不是件好事。

那家伙,可是拿整个大区几亿人当棋子下棋的人,对敌人狠,对自己人也狠。

而且,他一直信奉“宝剑锋从磨砺出”的道理,喜欢磨炼人才。

所以,他一旦真的对方泽感兴趣,方泽也许会获得巨大的机遇,但是却也很可能陷入巨大的危机.....

一切,只看方泽能不能接得住他给的考验了.....

这么想着,老头竟突然有点期待,这两人交手的场面。

‘一定.....非常有意思吧?’

..........

与此同时。

西达州,州府,郊区。

一处简朴的民居里。

一个穿着布衣,手拿锄头,裤脚挽到脚腕,布鞋上沾满了泥土的老农,正一边在地里挥汗如雨的锄草,一边听着站在他旁边的一个女人的汇报。

女人戴着眼镜,看起来有点不苟言笑。气质和熏衣非常的相像。

如果方泽此时在这,对半会认出,她就是州安保局的副局长,熏衣的姑姑:青萍。

此时的她,正手拿一份资料,然后一丝不苟的给老农读着,分析着。

就这样,读了十几分钟,青萍合上手中的资料,然后站正,说道,“议长,我汇报完了。”

听到青萍的话,那个老农并没有说话。

他吃力的又锄了几下地,把地里的一块土疙瘩给锄出来,捣碎。压回到土里,然后这才直起腰,然后拿起挂在自己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

擦完汗,他缓缓开口,说道,“所以,你想用‘花朝节的主导者和破案人其实是方泽’这件事,来继续压住白芷的升职?”

青萍点头道,“是的。从这几份咱们的人传过来的资料来看,白芷在这起案件当中,几乎没有起到多少作用。”

“再加上她以前所展示的领导能力、破案能力,我觉得,她根本无法胜任一个高级城市的安保局局长的位置。”

“而且,管辖大区那边的命令是,花朝节的事现在由管辖大区接管。”

“他们会派遣一个行动队到翡翠城,全程监测和处理花朝节、花神降临相关的事情。”

“这种情况下,让白芷当局长,风险太大了。我真的怕她把这件事给搞砸。”

“所以,我觉得可以拿‘方泽才是破案者’做文章。先给方泽升职,让他升任科长,把功劳用掉一部分。”

“这样再聊起白芷的升职,就有了合理的反对借口了。”

听到青萍的话,老农并没有说什么,他朝着一边招了招手。

顿时,菜地外,一个身穿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然后恭敬的递给了老农一瓶水。

老农接过水,扭开,喝了一口,然后缓缓的说道,“青萍啊,你虽然不是我的弟子,但是我也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

“你性子沉稳,可以忍很多常人不能忍的事,做事也相对比较成熟、稳重。但是.......你的问题却也非常的明显。那就是目光一直不够长远,太注重眼前的利益。”

“一个高级城市的安保局局长而已,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眼见青萍想说点什么,老农抬手打断了她,说道,“我知道你想说,安保局局长是一个城市里权力最大的人,甚至没有之一。”

“不仅掌握着一个城市最强大的暴力机构。”

“而且不受平级管辖,更是有着特殊情况下,直接接手城市管理的权利。”

“在执政厅里委员,排位虽然在各个部门之上,四位委员之下,但其实影响力,甚至要大于大部分的委员。只低于第一委员。”

“至于翡翠城的安保局那么弱势,只是因为他们一直没有局长。而副局长和局长的权限差距太大,根本发挥不出安保局的作用。”

“所以,一个高级城市的安保局局长,是非常重要的职务。”

说到这,他看了一眼青萍,青萍沉稳的点了点头。

老者缓缓摇了摇头,说道,“不要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要看大局。”

“而且,就算计较一个局长,也不是这么计较的。”

他抡起锄头,继续锄地。

他一边锄地,一边缓缓说道,“这件事的功劳是白家那个小丫头和她属下的。”

“你再怎么分,都绕不过她。”

“而你这么粗暴的反对,只会引起白家的反弹。”

说到这,他摇摇头,“先不说你能不能真的把白芷按下去,就算能,也没意义。”

“白家完全可以给她另外安排个其他的地方,让她任职。”

青萍沉默了一会,不甘的说道,“那么.....就这么让白芷当局长吗?”

她道,“我不是没有容人之度。这些年,白家的其他人升职,我也很少拦着。”

“但白芷......她真的不适合。”

老农笑了笑,说道,“要阻止一件事的发生,并不是一定要阻拦。你也可以加一把力啊。”

青萍一愣。

老农淡淡的说道,“花朝节的事,连我都听闻了,办的确实非常的出色。”

“管辖大区那边,又那么的重视,甚至专门派遣了行动队去接管。”

“那么,作为这件事的首功,方泽。只升一级合适吗?”

老农大气的说道,“既然之前,你们承诺,谁破解了花朝节,谁就能当局长。”

“那么,就给他连升个三级。让他当局长!”

“不就好了嘛?”

听到老农的话,青萍连忙说道,“这,这.....方泽才入职不到三个月啊。他从实习专员到局长??这升了接近10个级别啊!”

“而且,从副科长,直接跳过最重要的两个级别,直接成局长!”

“这,这根本没有先例啊!”

老农却只是笑着摇摇头,继续锄地,不再解释。

而这时,刚刚给老农递水,现在站在两人一旁端着水的西装男,笑着说道,“青萍。你还不明白吗?”

“连你都感觉难以置信。其他人能接受嘛?”

“他之前在安保局有多少个上级,当他当了局长以后,就会有多少个心里不满的。”

听到西装男的话,青萍愣了片刻,紧接着一脸恍然。

片刻,她又文道,“可是....我都接受不了,白家那边也估计不会接受吧?”

“所以....就算我提出这个方案,局长会议也不会通过啊。”

老者依然在那专心的锄地,没有回答。

所以,依然是西装男解答。

他摇摇头,淡淡的说道,“但......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提出来了。是为了方泽好。白家不同意,是白家的事。是他们阻了方泽的上升道路。”

“我看过方泽资料了。他可不是白家从小培养的人。甚至和白家都没什么接触,对白家没有所谓的忠心耿耿。”

“所以,就算他大度,没有因为这件事和白家闹掰,但也很可能,心里会留根刺。”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都是这么一点点破坏的嘛?”

青萍道,“那如果白家同意了呢?”

西装男笑了笑,“那白芷不就升不上去了嘛?”

青萍恍然。

西装男继续说道,“而且。你要这么想。”

“白家就算思考很久以后,同意了,但他们心里,就真的没有芥蒂吗?”

“贵族家里还分嫡庶呢。更何况一个家族外的人员。挡了家里嫡系的上升道路,白家那么多人,心里就不会有任何的不满?”

“白芷想当局长,想了那么多年,就不会有任何的芥蒂?”

说到这,他淡淡的说道,“就算,他们真的都是圣人。”

“但是.....这个对咱们又有什么影响呢?”

“下棋,不要有一棋一子的得失心。”

“像老师所说的那样,眼光要长远。”

“这仅仅是一步闲棋。”

“本来这就是白家的东西。咱们只是正常给他们而已。”

“能成最好,不成也不亏。”

“而且,方泽当上了局长,就是好事吗?”

“这对于他来说,同样,也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

“上有他完全不熟悉的,而且心里很可能对他有意见的州安保局各个部门。”

“下有不服他的属下,连白芷这个战友,都不一定还会和他那么的亲密无间。”

“如果他做的好,那么咱们是识人之明。”

“如果,做的不好,到时候顾清也可以再接管啊。”

听到这,青萍终于彻底懂了。

她沉稳的朝着老农微微一鞠躬,然后说到,“议长,那我就先回去安排这件事了。”

老农摆摆手,拿着脖间的毛巾擦了擦汗,继续锄地。

一直看着青萍走后,西装男才收回目光,看向老农,然后说道,“老师,其实,在这件事上,我也有很多疑惑。所以,很多事也没有告诉青萍。”

“比如,您....就真的这么看好这个方泽?”

他顿了顿,说道,“白家那边肯定会知道,这件事是您授意的,所以,他们权衡过后,肯定100%不会拒绝。”

“所以,您这,相当于强送方泽上位啊。”

“他要是最终没有选择咱们这边,那不是.....”

老农笑了笑,然后他一边锄地,一边说道,“刚才你还告诉青萍,不要有那么重的得失心。”

“现在,怎么自己得失心也那么重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月亮在怀里 初见不恋何时恋 我在霍格沃茨搞发明 危诡游戏 别惹我娘子 当轮回入侵 斗破:超兽移植 美漫世界黎明轨迹 娘亲!要不换个爹? 真龙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