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边书屋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曾经,我想做个好人 > 131.方泽!你太嚣张了!(万字求月票!)

131.方泽!你太嚣张了!(万字求月票!)(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开局交易宇宙战舰 放开那个女祭司 我,铁胆神侯卧底,效忠曹督主 御灵大画师 回到1987年做科技大亨 我在神秘复苏里签到 四合院:从旅行青蛙开始 穿成修仙文炮灰女配后 木叶:开局绑定波风水门 诸天降临之主

这么想着,方泽不由的开启了空眼,想要从两个世界分别观察一下那片花瓣。

很快,他通过灵界中那片花瓣的位置,调整了一下现实世界里空眼的视角,找到了那片花瓣。

当看到那片花瓣压在自己床单下面的时候,方泽确认了:这片花瓣一定不是全城下花瓣雨,无意中落到家里,或者被自己不小心带来的。

毕竟落到床上可以说是巧合,但钻进了床单里,这就太奇怪了。

这么琢磨着,方泽也不由的开始分析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第一反应,他就猜测这个东西和花神有关。

毕竟:花瓣、花神,这两者关联度实在太高了。

紧接着,他又不由的回忆了一下花神自爆后,火林和他讲的一些事情。

火林说,别看花神自爆了,但是他怀疑花神并没有死。这些生活在灵界山上的半神,手段层出不穷。这么轻易的自爆,多办会有逃脱的方法。

想到这,方泽不由的摸了摸下巴:难道.这片花瓣就是花神逃脱的手段?

借着漫天的花瓣雨,化身成为一片花瓣,掩人耳目,好像非常说得通!

但是她为什么要来找自己呢?

方泽眉头微皱,开始仔细分析起来花神的动机。

最开始,他怀疑是自己坑了花神的事暴露了,花神是来报复的。

但是,这个念头刚一出现,立刻就被他排除了。

因为他和花神交流,全程都没暴露过自己的样貌、身份。按理说花神不应该可以找到他。

而且,在刚才的交流中,火林也说了不论是什么境界,自爆都一定是最后手段,而且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实力受损严重。所以花神现在应该根本就没有报复自己的能力。

紧接着,他又怀疑,会不会是因为自己的身份。

毕竟,他是安保局的局长。以花神那逗比样子,觉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也非常有可能。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也被他排除了。毕竟.他的这个家,除了自己的亲信,其他人并不知道。所以花神根本就不可能提前蹲点。

那到底会是因为什么呢?

方泽大脑飞速的转动,猜测着花神来找自己的动机!

想着想着,突然,一道闪电闪过方泽的脑海。

他不由的想起了火林告诉他的另一件事:花神因为自爆受伤严重,要想恢复实力,必须找同源的灾难生物,或者能力者。所以,火林要求他要重点监控这些生物和人。

而方泽家里可是有一只植物系的灾难生物,方泽这段时间经常和小草接触,很可能也沾染上了小草的气息。

所以.这很可能才是花神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自己家里的原因!

这么想着,方泽不由的若有所思起来.

一位半神耶?这可是个好东西.

“进”可以把她变成随身的外挂,了解灵界和联邦的隐秘,用【信用世界】薅她羊毛,了解各个境界的情况,把她变成实力助推器,让自己在修炼一途少走很多弯路。

“退”可以直接交给联邦,升职加薪,一步登天到州府,乃至管辖大区。

简直就是居家必备,旅行必带的好东西!

自己可不能放过!

这么想着,方泽不由的开始回忆起自己从进屋到来到灵界所做的事,说的话,然后开始思考起自己如何可以取得花神的信任,先“进”了她.

十分钟后。方泽心中有了定计。他再次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自己的计划,确认没有问题以后,他悄悄的来到了顶楼,从顶楼离开了灵界,之后用【恶作剧地图】,传回了家

与此同时,方泽家。

一直藏身在花瓣当中的花神,还在那小心翼翼的寻找着方泽的踪迹。

突然,在轻轻的一声脆响中,方泽重新回到了房间。

回到房间的方泽明显也有点“惊魂未定”,他拍着胸口,有点慌张的说道,“花神在上,花神在上。”

“可吓死老子了。”

“怎么突然触发了宝具,被传送走了?”

此时,花瓣当中,花神的神魂也听到了方泽的话。

她的脑袋上不由缓缓冒出了个问号,“花神在上?他.是我的信徒?”

虽然之前就有过这个猜测,但是方泽在消失之前并没有任何的表现。现在消失后回来,立刻开始叫“花神”,这还是让花神感觉有点突兀和不对劲

她一边在心中做好了逃跑的准备,一边心中琢磨着:感觉有点危险,先观察观察。

接着,古怪的事情就发生了。方泽在刚刚回来,祈祷了一次花神以后,接下来就再也没有提过和花神有关的事。一切好像又都回到了他回家时的状态。

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突然被传送走吓了方泽一跳,根本就没了睡意,方泽也不睡了,直接通宵了一晚上。

在那养花,看书,逗狐狸。

而花神也一直在悄悄的观察方泽,发现他是真的再也没提过自己。

这让她心中的警惕和怀疑消散了很多:毕竟,如果方泽发现了自己,肯定不可能故意突兀的向自己祈祷,紧接着就再也不提自己。

正常来说,这根本就不可能获得自己的信任.

她怀疑,方泽很可能真的是自己的信徒。但是却一直对外隐藏了自己的身份。

所以,才会在发生了突发情况时,不由的念叨一句。之后又再次隐藏起来。

当然,猜测归猜测,但这毕竟关系着自己的安危,所以花神还是没有这么容易放松警惕,而是准备再看看。

就这样,两人第一次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就一夜没睡.

一夜无话。

第二天,方泽洗漱了一下,让一二三好好看家以后,就打着哈欠离开了家,去上班。

见到方泽走了,花神也没有闲着。

她直接从方泽的床单底下钻出来,然后顺着窗户“哼哧哼哧”的爬了出去,爬到了方泽楼上的邻居家:她决定再试探一下方泽。

看看自己离开,方泽会不会有变化。

如果方泽有变化,那就说明昨天方泽确实是发现了她,所以故意演那么一出戏。

如果没变化,那么很可能就是巧合。这个方泽也很可能真的是她的信徒!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的一举一动,其实全都在方泽的空眼的“监控”之下。

方泽的家和安保局可就距离两三百米,对于空眼二十公里的范围来说,就跟没有一样.

方泽完全可以360度的监控着花神的动向!

所以,此时已经来到了安保局局长办公室的方泽,虽然在处理着公务,但其实也在悄悄的注视着花神的一举一动,避免让这个“宝贝”给逃了。

就这样,一上午的时间转瞬即逝。

中午,白芷来找方泽一起去吃饭。

方泽一心三用,一边关注着花神,一边吃饭,还一边和白芷聊起了小百灵的事

“小百灵到底接了个什么案子?去了两三天,好像都没听到要回来的消息?”

白芷现在直管执行处,各个部门要调执行处的人,都需要她批准。所以,她对这个案子还算有一点了解。

她思索了片刻,然后说道,“其实,不是个什么大案子。”

“就是苗花市安保站的站长来找你述职那天,去了一趟司法科专门报告了一起案子。说是前段时间在苗花市的河滩,苗花市发现了一具无头女尸。”

“那具女尸身穿苗花族的传统服饰,除了颈部完全断裂,头部失踪之外,没有其他的外伤。”

“用专业的工具检测,身上有明显的法则之力残留的痕迹。可以判定是觉醒者或者灾难生物所为。所以也就被安保站给接手了。”

“一开始安保站也没有太重视,只是开始按照正常的流程,开始侦破这个案件。”

“但是,让人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苗花城里竟然再次发现了无名女尸。而且这次不是一具,是两具。”

“苗花城安保站这次就有点紧张了,加大了侦查力度。但是在又调查了一周以后,依然没有任何的线索。”

“所以这才没办法,向局里求援。”

“司法科接到了求援以后,当即就成立了一个专案组,然后前往苗花城侦破案件。”

“这种专案组,一般都需要一到两队执行专员进行保卫,或者捉拿犯人,所以司法科调用执行专员的申请就打到了我这里。”

“当时我在定人员的时候。百灵在一旁,她说这个案子会有好事发生,她想要去看看。所以我就让她去了。”

说到这,白芷还安慰了方泽一句,“你可以不相信百灵的脑子,但是要相信她的危机感应。”

“他们家族的觉醒能力,可以趋利避害,在整个西达州都很有名气。所以,让她吃点亏容易,但是让她有危险很难的。”

听到白芷的话,方泽眉头不由的微皱,却是并没有那么乐观。

他可是用过小百灵的【黑豹】能力的,对这个能力比白芷更了解。

这个能力对一件事的感应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如果事情后续有变化,感应也会随之发生变化。所以,只能起到一个辅助作用,如果完全相信,可是会出事的。

再加上,“苗花城”“无头”“女尸”这几个关键词叠加在一起,方泽心中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这个案子,会不会和大黑伽罗有关?

毕竟,按照王委员当时所供述的内容:他就是从苗花市得到的大黑伽罗遗蜕的头颅。

大黑伽罗遗蜕的无头的身体部分很可能就在苗花市。甚至,大黑伽罗都和苗花市有着一些不寻常的联系。

而从花神所造成的巨大影响来看,这些半神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一旦真的如方泽所想的那样,指不定苗花市会出什么大乱子!

这么想着,方泽不由的停下自己拿筷子的手,然后对白芷严肃的说道,“一会吃完饭,你就去打电话,把小百灵给调回来吧。”

他顿了顿,说道,“不要直接调。找个由头。”

“比如.翡翠城发生了一起案子,需要百灵的能力,所以把她从花苗市专案组抽调回新的专案组。”

“另外,再通知一下专案组的负责人,要求他们提高警惕,不要对这个案子掉以轻心。”

“一旦有任何问题,立刻联系局里,我带人过去支援。”

“啊?”可能因为方泽的话太突然,白芷明显有点没反应过来,她有点不解的看向方泽。

方泽没过多解释,只是说了一句,“我感觉那个案子不太对劲。很可能有大问题。”

现在方泽的破案能力在翡翠城简直就是神话。所以他这么一说,白芷立刻面上也严肃了起来。

她说道,“好的。我下午就去办。”

聊完了这件事,可能因为心里装着小百灵的事,两人之间也没了闲聊的兴致,在草草的吃过饭以后,就一起回到了局里。

到了局里以后,白芷回执行处,去联系小百灵,而方泽则是去了司法科,想要再详细的了解一下案件的详情。

这两天,因为花神降临又自爆的事,整个翡翠城安保局的专员几乎都全都被抽调去处理后续影响了。司法科也只有几个值班的人员。

见到方泽突然到来,他们一个个连忙惊讶的站起来,敬礼。

方泽示意他们坐下,然后问道,“苗花城这两天刚上报了个案子?”

一个对案子熟悉的专员连忙点了点头,“是的,局长。”

方泽,“卷宗在哪里?给我看一下。”

听到方泽的话,虽然不明白方泽这么一个大局长,为什么会对下面一个安保站的案子感兴趣,但是这些专员们也不敢耽搁,连忙起身去翻卷宗。

很快,那个案子的卷宗就来到了方泽的手中。

和白芷说的基本差不多,这个案子从表面看就是一起普通的觉醒能力杀人案。

但是在卷宗上却记录了更多古怪的细节。

比如这起案件,安保站之所以求援,除了因为他们发现侦破不了之外,还因为来自苗花市执政厅和苗花族内部的阻挠。

正常来说,以安保站办案的流程,发现了嫌疑人,会第一时间确认死者身份和死因。

但是安保站在各种调查以后却发现.苗花市根本就没有这三位死者的户籍身份。

他们不管怎么走访,还是去查找资料,都无法确认死者的身份。

他们怀疑,是苗花市有人抹去了这三个女孩的信息和档案。

而在调查身份无果,他们想要先解刨死者,用超凡宝具检测一下死因的时候,苗花族的族老们这次却站了出来,认为这亵渎了苗花族人纯洁的身体,所以拒绝安保局解刨尸体。

比如这三位死者虽然已经死了。但是却根本看不出死亡时间:因为她们从被发现开始,尸体就一直保持着刚刚死去的状态。

没有尸臭,腐败,也没有巨人观。

如果不是少了个头,说她们还活着,估计都有人信。

再比如,自从这连续三个无头女尸被发现以后,每到深夜,苗花城居民家里所圈养的宠物、家畜全都会拼了命的嚎叫。

问题是,那嚎叫还不像是在对未知存在的恐怖,反而充满了喜悦。

安保站不止做过一次调查,都找不到原因,甚至连能力使用的痕迹都没有发现。

这种种的怪事,让安保站最终向司法科求援。

司法科在开会研究了一段时间以后,也觉得案子很蹊跷,所以最终才组成了专案组前去破案。

看完了卷宗,方泽目光微沉。

而全程跟在方泽旁边的几位司法科专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所以只能面面相觑。

而就在几个人全都一言不发的时候,突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听到脚步声,方泽不由的回过头,然后就看到白芷一路小跑的来到了司法科。

见到方泽果然在司法科,她急忙朝着方泽招了招手。

方泽把卷宗递给司法科的专员,点了点头,然后跟了出去。

来到司法科外面的走廊,白芷小声的对方泽说道,“出事了。百灵联系不上了。”

方泽问,“其他人呢?”

白芷道,“也一样。”

“整个专案组,还有安保站全都联系不上了。”

“不管是电子通讯,还是超凡宝具,好像信息全都失灵了。”

“现在苗花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至少从安保局这条线,是处于断联状态。”

听到白芷的话,方泽面沉如水。

片刻,他又问了一句,“那有询问其他专员,或者去调查城里其他普通人,能否联系到苗花城吗?”

白芷办事还算妥帖,她直接开口说道,“都试过了,都联系不上。”

“只是,因为翡翠城刚刚出了大事,大家都自顾不暇,加上联系不上的时间太短,所以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如果说只有小百灵或者专案组联系不上,还能侥幸的猜测是安保局的通讯出了问题,又或者专案组出了事。

但是,现在整个苗花城都联系不上。方泽顿时就感觉,也许.最坏的可能发生了!

而这个可能一旦发生,不仅是小百灵、渺渺、知西她们身处危险,苗花城整个城市上百万居民可能全都深陷危险当中!

这么想着,方泽沉思了片刻,不由的问道,“还有其他的特殊途径,可以联系到苗花城吗?”

“要优先级高的那种。不要普通的通讯。”

“我需要最终确认一下现在苗花城的情况!”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月亮在怀里 初见不恋何时恋 我在霍格沃茨搞发明 危诡游戏 别惹我娘子 当轮回入侵 斗破:超兽移植 美漫世界黎明轨迹 娘亲!要不换个爹? 真龙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