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边书屋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曾经,我想做个好人 > 196.逼退登天阶高手!(7000字!)

196.逼退登天阶高手!(7000字!)(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开局交易宇宙战舰 放开那个女祭司 我,铁胆神侯卧底,效忠曹督主 御灵大画师 回到1987年做科技大亨 我在神秘复苏里签到 四合院:从旅行青蛙开始 穿成修仙文炮灰女配后 木叶:开局绑定波风水门 诸天降临之主

看到司马柳从司家庄园里走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p>

毕竟,今晚司马家之所以来闹,目的就是想要救走司马进和司马柳,并讨一个说法。结果现在,司马柳不仅没事,竟然还听方泽的指挥?</p>

这一下真的让所有人都大跌了眼镜。</p>

几位司马家的人见状,也不由的惊讶的看向司马柳,然后纷纷开口问道,</p>

“柳老,怎么是你?”</p>

“柳老,你没事吧?”</p>

“柳老,你要是被绑架了就眨眨眼。”</p>

听到司马家的人越说越离谱,司马柳瞪了那人一眼,冷哼一声,“我没事。”</p>

而见司马柳真的可以自由活动和说话,司马家的人也不由的连忙想要继询问一下情况。结果这时,方泽却已经打断了他们,“好了,叫柳老出来不是给你们叙旧的,是来作证的。”</p>

说到这,方泽看向司马柳,然后开口问道,“柳老。你帮忙证明一下,我刚才所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p>

听到方泽的问话,现场也渐渐安静了下来,现场所有的人,不管是司马家的人,吃瓜的贾家人,直属三州的贵族,还是在不远处围观的众多势力目光全都转移到了司马柳身上,静等司马柳的回答。</p>

原本大家以为方泽敢这么信誓旦旦的问这个问题,肯定是胸有成竹的,结果谁也没想到司马柳听了方泽的话,却像是定住了一样,他看了看方泽,不由的沉默了起来。</p>

见到司马柳这个状态,司马家的人顿时心里有底了,他们挡在司马柳的身边,然后看向方泽,叫嚣着,“方泽,你如果没有证据就不要信口雌黄!”</p>

“我们柳老根本就不上你的当,也不会站在你那边。”</p>

“你现在还是好好想想怎么给我们答复吧!”</p>

而现场的其他人也不由的看向了方泽,直属州的三名贵族里的那名女性更是缓缓开口说道,“方泽家主,司马柳前辈看样子并不想为你作证,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p>

因为司马柳的“反水”,场面一度非常的混乱,但是方泽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一丝波动,他直接没理其他人,而是只看向司马柳,说道,“柳老。你不会是又忘了我给你做过的推演吧?”</p>

“不要心怀侥幸了。这件事既然已经被我知道,你觉得还可能遮掩过去吗?”</p>

“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找到线索、证据,并且让司马进认罪。”</p>

“你现在拖延时间,只是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罢了。”</p>

听到方泽的话,场面不由的再次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落到了司马柳的身上。</p>

这一次司马柳脸上的表情终于开始不住的波动,好像在挣扎和犹豫,片刻,他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想要开口说点什么。结果就在这时,突然众人的耳边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等一下。”</p>

那个声音明明是远处传来的,但是却直直的落到了众人的耳边,让每个人不管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听的无比清澈。</p>

伴随着说话声,司马家车队中一辆豪华房车9的车门被人从里面推开,在几位美女侍女的陪伴下,一个白发苍苍,眉毛、胡子都白了的老者从车上缓缓走了下来。</p>

他剑眉星眼,眉眼间有着止不住的傲气和跋扈,只是看他的五官就知道年轻时一定是一个极帅的人,但是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太重了,皱皱巴巴的皮肤让他的帅气不再,留在他身上的只有那毕露的锋芒。</p>

就这样,在众人的目光中,老者缓缓的走到众人中间,司马家的人连忙行礼,而直属州的三维贵族也行了半礼。</p>

通过众人的举动,方泽也猜到了老者的身份:应该就是司马家这次来的那位登天阶高手了。</p>

而从老者身上所穿的纯紫色服饰,还有直属州三位贵族都要提前问候、行礼的举动来看,老者应该是一个在东部管辖大区地位都不低的贵族。而且很可能是当年那一批半神同时代的人。</p>

而在方泽这么想着的时候,老者一双锐利的眼睛也看向了方泽,然后他沉声说道,“司马柳刚才明明已经用沉默来回答你的问题了,你竟然还再次逼迫!是真的当司马家没人了吗?”</p>

“而像你这样没得到满意答桉就继续询问的行为,又真的能问出真相吗?!”</p>

“这不是在诱供或者逼供吗?”</p>

“你在西达州破了这么多桉子,不会全都靠的这个吧?!”</p>

老者的身份本来就特殊了,再加上一连串的质问,顿时让整个场面变得无比压抑。</p>

即使他没有发出一点登天阶的实力,但是那周身荡漾的气势,那沉重的压力还是压在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身上。</p>

直属州的三家见状,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也缓缓对方泽开口说道,“方泽家主,泰山大人的话是有道理的。你不能用言语逼迫一位褪凡阶高手回答你的问题。”</p>

“而且,在你这样连续的询问下,他的口供的真实性也要打一个问号。”</p>

听到老者和直属州三位贵族的话,方泽笑了。他问道,“你们怀疑我在诱供?怀疑我说的事情的真实性?”</p>

“那好。很简单啊。咱们直接上贵族法庭,并邀请特勤部介入。”</p>

“贵族和贵族的附庸受到半神庇护,普通的心灵能力无效,但是特勤部可是有破除这一切的药水。”</p>

“事情的真相如何,药水一用便知!”</p>

听到方泽的话,现场先是鸦雀无声,紧接着一片哗然。能出现在这里的,都是贵族或者贵族的心腹附庸,当然知道半神庇护和特勤部的药水是怎么回事了。</p>

半神的庇护可以让所有心灵类的能力无效,但是特勤部却有特殊手段可以突破这种保护。只是...特勤部的药水可是有特别强的副作用的。虽然说不至于用了以后就死,但是修为跌落,整个人废掉也都是有可能的。(162章)</p>

所以这种东西极少用于贵族及其附庸身上,只会用在几乎确认的半神间谍身上。</p>

所以现在听方泽这么说,不少人都觉得方泽疯了!</p>

而最开始那个脾气暴躁的贵族胖女人更是直接破口大骂道,“你他妈是不是疯了!”</p>

“这是你想用就用的?用了以后,柳老就废了!你个责任是你能担的嘛?”</p>

“要是用了药水,发现你是在胡说怎么办!”</p>

听到胖女人的话,方泽脸上的笑容终于彻底收敛了起来,他斩钉截铁的说道,“要是我在胡说!我们司家一命还一命!”</p>

说到这,方泽瞪着胖女人,头也不回的喊道,“黑牛出列!”</p>

听到方泽的话,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黑牛闷声道,“在!”,说着,他大跨步的走了出来!</p>

方泽指着他道,“这是我们司家仅有的一个褪凡阶!如果司马进是无辜的,司马柳白喝了药水,那么他以死谢罪!”</p>

“而且我们司家砸锅卖铁,也再赔偿给你们一枚褪凡果!”</p>

说到这,方泽也不理震惊的在场众人,然后指着司马柳道,“现在就看你了,司马柳!你敢接受特勤部的审查嘛!”</p>

方泽这话一开口,整个场面一下就被压了下来,所有人都没想到方泽竟然敢拿褪凡阶的性命来当赌注。</p>

不管是联邦各州,还是各家贵族,褪凡阶都已经算是当之无愧的顶尖战力了,是各家的宝。</p>

即使有的褪凡阶不是贵族,只是附庸,各家内心依然把他们当二等人,但是至少明面上,是无比尊重他们的。</p>

所以,这还是第一个敢拿褪凡阶附庸的性命来做赌注的人,一时间所有人都感觉方泽疯了:先不说这场豪赌赢不赢,就算应了,他就不怕那名褪凡阶感到屈辱,和他离心离德吗?</p>

只是,在他们这么想着的时候,让他们更没想到的事发生了,在方泽说完这个赌注以后,黑牛不仅没反对,反而朝着众人一抱拳,然后大嗓门闷闷的说道,“少主的意思就是我的老牛的意思!”</p>

“我愿意用性命和司马柳前辈赌这一场!如果证明前辈是无辜的,那么我愿意以死来让前辈解气!”</p>

见到黑牛居然真的答应了,现场一时间鸦雀无声,在场的人一时间没人敢说话。毕竟涉及到两位褪凡阶生死的事干系太大了。</p>

而这时,白发老者不得不站出来了。他明显不想答应这个赌注,所以他看了看黑牛,沉声说道,“你虽然是褪凡阶,但只是初入,距离司马柳的实力还有一段的距离。所以只是你的话,不够。”</p>

他的话音刚落,一直站在方泽身后的黑羽闻言就直接往外走出一步,然后拱手说道,“前辈,我是司家附庸黑羽,化阳中阶,如果证明我们少主冤枉了司马柳前辈,那么我也愿意一死以让司马柳前辈解气。”</p>

她说完,黑婆也默默站了出来,“老朽黑婆,化阳巅峰,同样愿意一死以让司马柳前辈解气。”</p>

“我小瑛....”</p>

“我大武....”</p>

一时间,七八位化阳阶高手一个接一个的站了出来,义无反顾的站到了方泽旁边,一脸决绝的看向老者。</p>

他们虽然周身没有爆发任何的气势,但是那一刻,却生生的压住了老者周身荡漾的气势...</p>

现场的气氛在那一刻压抑到了极点,没有人敢说话,也没有人敢做任何一点小动作,都只能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p>

两位褪凡阶+八位化阳阶的性命,放在哪个管辖大区都是顶了天的大事了。</p>

而见到方泽一方敢这么豪赌,在场的人其实心中也大致有了结果,这当然也包括了那位登天阶高手司马泰山。</p>

司马泰山一对虎目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康慨赴死的九人,深深的看着.....</p>

片刻,他突然开口对司马柳说道,“司马柳,这件事你怎么看?”</p>

司马柳闻言沉默了一会,然后对司马泰山道,“老祖,这就是我刚才迟迟不敢开口的原因。”</p>

司马柳的话虽然隐晦,但是那一刻,在场的人却都差不多懂了:他不敢开口反对方泽,也不敢开口答应这件事。</p>

所以....事情就非常明显了。</p>

司马泰山冷哼一声,然后直接掉头朝着司马家的车队走去,司马家的人见状慌张的看了方泽和在场的人一眼,也连忙跟了上去。</p>

而走到自己的豪华房车面前,司马泰山却是又停下脚步,也不见他转头,他的声音就在司马柳的耳边响起,“好好看着少主,没我的命令,什么话都不准说,什么问题也不准回答。”</p>

司马柳朝着司马泰山拱手道,“是。”</p>

而与此同时,方泽的耳边也响起了司马泰山的声音,“方泽家主,进儿的事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这段时间就麻烦你先代为照顾。”</p>

说完,他就钻进了房车里,在车队的护送下扬长而去。</p>

整场大戏开始的快,结束的也快,让不少人都有点意外。</p>

不过,因为双方透露的信息很多,所以只是片刻,在场的家族和势力就大致拼凑出了事情的“真相”。</p>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月亮在怀里 初见不恋何时恋 我在霍格沃茨搞发明 危诡游戏 别惹我娘子 当轮回入侵 斗破:超兽移植 美漫世界黎明轨迹 娘亲!要不换个爹? 真龙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