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边书屋
会员书架
首页 > 科幻灵异 > 诸天:从射雕开始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诸天打卡地——山神庙

第一百六十二章 诸天打卡地——山神庙(1 / 2)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我将在诸天世界高举龙旗 我在诸天当up主 晚唐浮生 都市之怒龙出狱 坐望仙途 天下藏局 超神之骑士进化 驭兽小魔妃:禁欲帝君夜夜专宠 神霄之上 天命大主角

高崖上,庞斑还是没有逃脱反派言多必失的定律!

风行烈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计谋奏效,以靳冰云激怒了庞斑。

庞斑欺至风行烈身畔时,风行烈往后急退的同时,假装要与庞斑硬拼。

然后,便在两人接触的刹那,风行烈的动作陡然一变, 霍然转身,竟直接以后背迎上了庞斑!

庞斑不愿就此击杀风行烈,因为这意味着他会永远得不到答案!

所以,就在这刹那之间,庞斑一瞬间收回了几乎九成的力量。

风行烈后背受了这一掌,前冲的速度陡然加快, 成功跃出高崖, 坠入大江之中消失不见……

看着滔滔江水,庞斑神情不变道:“你们二人立刻将他生擒回来, 无论任何手段,不得伤他性命,否则我‘种魔大法’将不得圆满。”

身后黑白二仆叩头之后,一言不发的迅速远去。

庞斑静立崖边,默然良久,终究忍不住仰天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事情终于变得有趣起来了!”

对他而言,这并不是什么挫折。

惊天动地的笑声中,一阵闷雷滚滚而来,暴雨倾盆而下。

……

武昌府,深夜。

一个瘦弱的青年正一手策马,一手提着灯笼赶路。

他神情略显焦灼,显然因为错过了渡头而苦恼。

看着大江对岸的点点灯火,青年苦恼道:“这下惨了,回去又要被恶人管家找麻烦了……”

马儿在他身后,亲热的凑上前来, 用舌头舔舐他的后颈。

青年摸了摸马儿的脖子,苦笑道:“灰儿啊, 你可知道我烦着呢!先去吃草吧……”

便在这时,旁边的草堆里忽然传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喷出大口黑色的血雾,旋即又昏厥于地。

青年大惊失色,连忙上前,发现这人又昏死过去,不由得心生恻隐之心,“救人事大!先将他送到东山村神医那……”

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这人搬上马背,翻身上马,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

山林深处,一间破庙闪烁着灯火。

郝健和乾虹青便在破庙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公子,你这么急的赶来武昌府,到底是为了什么?”乾虹青轻声道。

郝健眉毛一挑,“就算这么急的赶路,你不是也没忘了置换行头?穿的这一身,真可谓是老黄瓜刷绿漆啊……”

乾虹青一愣,“什么意思?”

郝健一脸平静道:“装嫩!”

乾虹青的脸顿时就僵住了……

纵然已经遭受了无数次郝健的贱言贱语的摧残,可她还是有些遭不住!

不过,她已经并非三年前那般唯唯诺诺,闻言登时反唇相讥道:“哼,公子,难道你不知道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这三年,我可是学了不少歇后语了呢。”

“哦?想和我比歇后语?那你可真是……和大象比屁股大——输腚了啊……”郝健立刻来了兴趣,冷笑道。

乾虹青抿嘴笑了笑,旋即道:“公子,那你可不要怪奴婢言语不敬哦。”

“放马过来!”郝健冷笑道,能和他battle歇后语的人,还没出生呢!

“公子,你可真是被窝里放屁——能闻(文)能捂(武)呀!”乾虹青笑道。

郝健不假思索道:“不不不,我倒觉得你才是棺材板放屁——阴阳怪气!”

乾虹青脸皮一僵,又道:“你才是蝙蝠身上插鸡毛——你算什么鸟?”

郝健嘿嘿一笑,回头上下打量了一下乾虹青,冷笑道:“别看你长得有几分姿色,但其实你就是饺子皮包空气——空空如也!你可真是用了半辈子的绣花针插进猪油里——老尖巨滑呀;我的东瀛忍者朋友见了你都搬出了贫民窟——忍不住哭(窟)了……”

巴拉巴拉……

乾虹青起初还能应付几句,可随着郝健火力全开,她就只有听着的份儿了……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儿……

“阿弥陀佛!施主,如此牙尖嘴利,竟逼得一个妇人无话可说,死后必下拔舌地狱啊……”一声叹息从庙外传来。

郝健一愣,便看到破庙门口出现了一个须眉皆白的老和尚正双手合十,一脸真诚的看着自己。

他眼里闪过一丝嘲讽之色,冷冷道:“哟,这是哪里来的老和尚,半夜相逢还不忘多管闲事儿呢?”

老和尚踏进庙中,叹息道:“阿弥陀佛……得饶人处且饶人!施主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呢……小气如何成大事?”

“道德绑架我?”郝健失笑道:“老和尚,你倒是大方,你咋不把你的全身功力灌顶给我呢?佛祖不是还讲究割肉饲鹰么?”

老和尚脸色一僵,沉声道:“阿弥陀佛……”

他居然不知道怎么回应!

“看你这老和尚的模样,八成是静念禅院的吧?”郝健嗤笑道,对这种标榜自身为白道,张口闭口“天下苍生”的家伙,他从来没什么好感。

和慈航妓斋没什么两样!

正如百年前那场浩劫时,七大高手血洒惊雁宫的时候,你们这些江湖白道圣地的人……在哪呢?

内斗第一名,真正的民族存亡时刻,张口闭口“天下苍生”的慈航妓斋和静念禅院全都闭口不言了……

相反,横刀头陀亦是出家人,却敢和八师巴拼的重伤垂死,甚至还不罢休,强撑着到了惊雁宫,不顾重伤,施展《舍身诀》,给自己半分后路都没留……

同样是出家人,惭愧吗?

“亏你还是个出家人呢,连话都不会说!”郝健冷着脸道,“别人敬仰你们,我这人嘴贱性子直,你可别怪我说话难听!”

老和尚瞠目结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许久,老和尚方才苦笑道:“施主果然慧眼如炬,老衲正是净念禅宗的,法号‘广渡’。听起来,施主似乎对敝寺有所误会。”

郝健冷笑道:“误会?不是误会,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下一刻,一名青年牵着马穿过了破烂的庙门,直接进到了庙中。

他看了看庙中的三人,有些局促道:“内个……有人受了伤,你们能帮我看看他吗?”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我叫徐大力 游戏降临:F级外挂选手 脑科学研究院 未来星历 复制秘石 我绑架了时间线 这年头谁还不是个武者啊 末日丧铃 星界蚁族 这个世界要素过多